法胜法师

真正的快乐安住在我们身体的中央,法身安住的第七点,这里就是我们获得幸福快乐的源头。 任何人,谁希望在生活中获得幸福快乐,就需要每天让内心保持宁静。只有我们能够持之以恒地禅修练习,不断地引导你的心静定在身体中心点,终有一天我们证入法身,得到法的究竟,获得永恒的幸福快乐,我们的努力是不会白费的。

帕拉帕哇那威素(法胜法师,泰国法身寺住持),俗名叫作差雅朴· 苏惕婆(音译),生于1944年4月22日星期日。当时是农历盈月地六天的傍晚六点。

在差雅朴·苏惕婆出生的当天,吉祥的征兆也出现了——他之前所有那些曾对他们家庭感到生气或许久没拜访过的亲戚们,都因为他们家中的第一位外甥的出生而恢复了家族之间的和谐。他在杏埠里府之区里彭埠历的分区-辨(音译)的朝帕亚河边的一栋小屋里长大。

由于父亲是一位政府公务员,因此经常被调派到各府去。差雅朴·苏惕婆就由他的母亲和表兄妹们抚养。因为他常常搬家,父亲对差雅朴·苏惕婆的教育和前途非常关心,就为儿子报读一流的邵兴杉(音译)的塔拉帕·苏卡萨(音译)寄宿学校念书。平日里他都是个懂得节俭自律的人,这些良好的经验和生活习惯,锻炼他成为一个精力充沛、自信、有责任感、有别于其他在富裕家庭里长大的孩子 。

差雅朴· 苏惕婆经常穿着汗衫和他最喜欢的短裤,在不同的书店里翻阅书籍。如果他找到有关佛法的书籍,就会爱不释手地反复阅读。越是阅读,就越能净化他的心灵,使他更了解这个世界充满了苦。总是可以被看到穿着他最喜欢的短裤,T恤,阅读各种书籍的书架。他决心找到他的生命问题的答案。有一天,差雅朴· 苏惕婆翻阅到一本名为《法身》的书籍。这是一本收集怕司乍刃(音译)县北揽寺的蒙昆贴牟尼祖师(法号:湛塔萨罗)的开示所编成的书籍,其中有一句特别的格言:“如果有人要遵循佛教正确的道路,就要修行直到他获得完全地理解和明了。“法身”引起了他的兴趣。不久之后,他又读到一本杂志《毗婆奢那办凳萨》(音译), 里头讲述有关一位法身法门深修者“詹妈妈”的事迹。她是一位八戒女,也是北揽寺祖师蒙昆贴牟尼祖师的弟子。这更促使差雅朴要到这所寺院去学习静坐。从此开始,他就打算到北揽寺学习法身法门静坐法。

第一次见到詹老奶奶(詹妈妈)时,虽然她目不识丁,却能为深奥问题做出有深度的回答,而她所给予的答案,总能让人的心明亮,使人们杂念止歇,能使他们离苦;她的话语,为这世间带来了强而有力的良好影响。初次见面,差雅朴就相信他已找到所寻找已久的明师了,所以他决意要成为她的学生。从那时候开始,差雅朴确信自己他已找到了明师,因为他从詹老奶奶那所获得的知识,能解答他所提出的所有问题。这也激发他要将从佛教中所能找到的和平,弘扬到全世界。

第一天跟詹老奶奶学习静坐时,新学生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天堂与地狱真的有吗?”詹老奶奶轻松地回答说:“有,它们都存在,天界与地狱是真的有。我曾去过那,帮助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堕入地狱,因为他每天都喝醉酒,我就恭请法身帮忙将父亲救到天界。你想去吗?我会教你并跟你一起去。” 跟詹老奶奶静坐了短短一段时间后,这位新学生差雅朴就已找到了他长久以来寻找的答案:“我们生来为了什么?生命的目标是什么?”静坐为他解答了这些答案,“我们生来是为了修波罗蜜,证得涅槃是每个人生命的最高目标。”

 

每次静坐让我们增加幸福感,化为鼓励我们不断前进的动力。

为了能完全地领悟和了解所有的答案,差雅朴需要认真奉献生命地学习佛法。他每天的生活都围绕着静坐。早晨六点,要开始艰辛的长途旅程,从卡瑟萨大学到在怕司乍刃(音译)县的北揽寺,需要转搭三趟的巴士,不管是站着或是坐着,他都会闭上眼睛进入宁静的状态,直到大约早上八点到达北揽寺。他会直接去找詹老奶奶,继续下一堂静坐课直到晚上八点,然后在晚上十点回到卡瑟萨大学。

就连在凌晨三点,当他的朋友同学们仍在酣睡时,差雅朴都会起来静坐,因为那时候四周都很宁静,身体也刚获得了足够的休息。当静定到很深的程度,证得内在的和平时,差雅朴对佛法的信心也随着增强。他看到了静坐的益处,能让人类解脱他们的痛苦,且毫无犹疑、无懈可击地回答了许多他自己心里尚未解决的问题。

年轻的差雅朴了解到世俗的知识并不能让人类摆脱痛苦或证得真正的快乐;而只有静坐产生的智慧能帮助我们。差雅朴于是决定向詹老奶奶请求准许出家为比丘。在大学毕业后,差雅朴· 苏惕婆披上袈裟成为了一位比丘。就如他所愿的,在帕司乍刃县北揽寺的大雄宝殿里,由帕帖瓦拉瓦提(Phrathepwarawaetee-僧衔音译,现任泰国帕司乍刃县北揽寺的住持)当他的戒师,他的法号是“法胜”意思指“佛法的胜利者”。

出家后,他就开示有关他对出家为比丘的想法:“出家为一位佛教比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是披上袈裟还是不够的。一定要训练自己持好227条的比丘戒和出家人的日常生活作息;如谁愿获得圆满的出家为比丘的功德,就要成为佛教的依靠,不是只依靠佛教。”

出家为比丘后,法胜师父,现今的帕拉查帕哇那威素(Phrarajbha-vanavisudh-僧衔音译)非常严谨地守持佛教的戒律并努力地学习着佛陀的教诲。在训练自己的当儿,他也在“佛法实践之家”(‘Ban Dham-maprasit’-义译,就是当时在北揽寺里的修行中心)时常代替詹老奶奶向在家众开示。直至到佛法实践之家来的人,已挤满到在家人要坐到大街上来听他的开示的地步,这就意味着团体要移到更大的地方了。于是由法胜师父的团体,包括一群特别的、拥有完整的世俗知识和坚韧的性格的年轻男生和女生来完成这项任务。

佛历2513(1970)年2月23日的万佛节,就是建造法身寺的动土仪式日。最初的建筑经费,只有泰铢3, 200块和一片196泰亩(313, 600平方米),由巴雅女士(Prayad Phaetayapongsa-Visudhadhibodi的简称)所捐赠的荒废田地。团队成员们也各尽所能地帮助修建寺院,为了佛教的利益,愿意奉献自己的生命;他们吃最简单的食物,节约每天的生活开销,只是保持必须的体力,而不是为了享受。不论情况怎样,他们的心中都充满了勇气与乐观,相信他们一定能成就,虽然当时还无法看到任何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其中最主要的一个问题,就是筹集所需的建筑经费。

依据建筑法身寺的情况,法胜师父说:“寺院的一切需求,都是来自在家众为了供养三宝并许愿发心捐助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物尽其用。”

在追求究竟真理的道路上,永不言败,绝不退缩。如果你感到疲倦,稍作休息,养精蓄锐,重新上路。尽管如此,不要让身体的乏倦战胜细腻的内心,持之以恒地精进静坐有助于到达法的究竟,证入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