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le Blog Title

This is a single blog caption
15
Feb

法身寺的简史

法身是生命之本

世界上的人类,虽然拥有着不同的种族、宗教和国籍,但是也都拥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体内的法身。并且每个人的法身之外形都是一样的,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而这也才是人类真正的依靠和值得追寻回来的。

但是有些人因从未听说过法身,因此不晓得有法身的存在。有些人虽然学习了法身法门,但他们还未得以证实,所以也还没真正的认识法身。

法身是真实存在,且能够证得的。而证得法身的方法,只需要将心静止。那些打算学习或正在学习的人,一定要以正确的方法去专研,并持之以恒。那些外国人士,虽讲着不同的语言,但是却能学习并证得法身,那是非常有福报的。

这将会给他们的人生以及身心,带来巨大的蜕变,从而让心向往行善,成为散发善意、善言和善行的起点。直至最后成就善业,来促进世界的和平。

——帕拉差帕哇那威素(法胜法师)之开示

法身寺的简史

泰国法身寺创建于佛历2513年(1970年),至今(2554年)已有41年的历史。回顾41年前,法身寺仅仅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田地,没有一棵树木,也没有任何一个坚固的建筑物,在夜晚时分,只有布满天际的星星。但是41年后的今天,却屹立成为了全泰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一所佛教寺院。

在建立法身寺之前,佛法实践之家(第一所道场,位于北榄寺内)是佛教信众跟随老奶奶修行打坐的场所。但是由于来参加大法会和静坐的人原来越多,那栋房子已经无法再容纳得下更多的人,于是要兴建一所新寺院的想法,就开始在老奶奶的脑海中萌生了。

于是老奶奶就开始积极地寻找一块二十英亩的土地来兴建新寺院。而那时正好在巴吞他尼府有一位名为帕亚帕塔颇萨.韦素哈提卜地(音译)的年老女富翁,拥有一片宽阔的稻田,于是老奶奶就想跟她购买一块二十英亩的地来建寺院。去拜访的当天正好是这位女富翁的生日,而她也想在当天为自己的生命修一份大功德。在表明来意后,她很高兴的将整块地都捐出,最后这块地的面值比原先所需的还要大上四倍,总面积为196泰亩,而这也就是佛法修行中心(法身寺的原名,后于佛历2524年4月29日的时候改名为“法身寺”)的原址。

当拥有了一片足够兴建一所寺院的土地后,詹老奶奶和她的徒弟们,就决定于佛历2513年2月20日的万佛节当天举行动土仪式。

在刚开始兴建寺院的时候,詹老奶奶只有3200泰铢的基金,这跟空手兴建寺院没有什么分别。那时就有其中的一位弟子问她说:“我们只有这么一点点基金,怎么能将寺院圆满的修建成呢。”詹老奶奶就反问道:“如果我们要培养一个有道德,愿意奉献生命给佛教的好人,那要花多少钱?那位弟子就回答道:“花费100万泰铢也不一定能培养出那样的一个人。”之后詹老奶奶便说:“现在我拥有了11位像你们那样的好人在面前,这就意味着我拥有了不少于1000万的基金,我一定能够把寺院建成。”

在这种信心和毅力的驱动下,老奶奶和她的弟子们便开始了艰苦的建寺工作。而法身寺则是依据佛教<<吉祥经>>内所列建寺院的地点,所需具备的理想环境而建设的。其具备的条件有如:一,环境舒适宜人;二,膳食充分具足;三,处处皆是善友;四,修行环境清静。使法身寺成为一个优良的修行道场,极力的培养正僧和社会善人,将佛教发扬光大。

在建立寺院的初期,条件非常的艰苦,既缺乏财力也缺乏人力,唯一充足的只有信心。但是不久,团体的首项成果便诞生了,那就是在寺院的周围挖掘了一条水渠,以此来划清界限,表明水渠的范围内为寺院的地界,并给支持建寺院的居士们一种信心,让他们看到建寺的计划已经落实。而在挖掘水渠工程完成后,各种建筑场所的计划也逐渐的开始实行,之后法身寺的很多项第一就此诞生了,以下将列举一些较为重要的建造物之兴建历史。

佛历2518年(公元1975年),宽为18米,长30米,能容纳500人的四天王天禅堂开始兴建。建成之后,每个星期天的静坐(佛历2518年-2527年),接待客人和法师的开示,以及各种法会都会在四天王天禅堂举行。但是在刚开始修建的时候,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发出:法身寺那么远,却建一座这么大的禅堂,会有人去吗?但没过几年,禅堂就出现了人满为患的情况,以至于需要修建新的禅堂。目前,四天王天殿已经变为比丘和沙弥静坐修行的场所。

佛历2520年(公元1977年)年底,开始兴建大雄宝殿,从开工到竣工一共用了两年的时间,之后再用两年的时间进行细致的装修。其原型是模仿泰国传统大殿而建造,是本着坚固耐用,朴实庄严,有龙凤角的宗旨设计而成,弯弯的屋顶和蓝天搭配相得益彰,大雄宝殿后面的大理石上刻录着有关修建大雄宝殿的内容,大雄宝殿是经过精致,细腻的施工而建成,挑选的都是那个时代所能找到的最好材料。如装饰大雄宝殿外面墙壁的石子都是经过一粒粒精挑细选的,选用的都只是那些纯白的石子。这里每次可以容纳大约250位至300位比丘同时参加活动。在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满月之日,这里都是寺内法师与寺众们聚集诵经,复习戒律之处。

詹.孔诺雍老奶奶的纪念堂是金色的六角形金字塔,如一座金山一般。纪念堂高29米,坐落于靠近大雄宝殿的莲花池塘中央的小岛上。纪念堂在佛历2545年3月14日打入第一根地基柱,在佛历2546年9月10日落成,那天也正好是詹老奶奶圆寂3周年的忌辰。建造这座纪念堂是为了展现老奶奶对佛教和世人的恩德。纪念堂内部是一间用玉砖砌成的,供养着奶奶舍利子和金身的房间(在奶奶满90岁时修建而成)。而且,这里还是静坐修行的地方,能够容纳300人。佛历2546年的时候,在大雄宝殿和老奶奶纪念堂之间又建造了一座灯塔,其目的是用于点灯来供养老奶奶。

詹老奶奶师父的斋堂是栋一层楼的建筑物,圆形,四面打通,直径120米长。屋顶的部分是奶奶荼毗法会上的火化塔,用完之后搬过来重新启用。斋堂于佛历2546年1月19日打入第一根地基柱,于佛历2548年1月19日举办落成典礼。斋堂中能够容纳6000位的比丘和沙弥同时用餐,而供养斋僧的仪式都会在周一至周六的早上6点和中午11点举行。

祖师纪念堂的外观有如大法身舍利塔。直径108米,堂内的面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将安放由信众于1990年,以一吨纯黄金供养所塑造成的帕蒙昆贴牟尼祖师的金像,以供广大信众顶礼膜拜,缅怀祖师的洪恩。第二部分:在纪念堂内也存放了有关祖师生平的历史记载。第三部分:是储藏记录册,记录有关佛法的继承者,法身法门的传人,以及法身寺的兴起,一直到成为世界法身中心的历程。

国际法身堂于佛历2539年七月开始兴建,因为从那年开始到法身寺来参加法会的人数已经高达十多万人。国际法身堂是一栋两层楼高的多用途建筑物,总共占地面积为三十七万平方米。上层是信众在周日或佛教重要节日,用来静坐和聆听佛法的地方,大约可以容纳30万人。底层是停车场和拥有多间大型会议室组成的会议中心。

大法身舍利塔于佛历2537年5月开始设计,在佛历2538年9月8日破土动工,举行打桩仪式,在公元2000年竣工。从而将这一年的万佛节,作为大法身舍利塔的纪念日。大法身寺舍利塔的直径为194.4米,高32.4 米。塔身的四周面积呈圆锥形,塔顶端成半球形,建成台阶式。大法身舍利塔由三个部分组成,象征着佛,法,僧三宝。佛宝区,即是在大法身舍利塔半圆形和斜坡处,这个区域供奉了30万尊自身佛像,内部供奉着舍利子,以及用纯银打造的重达15吨的佛像和另外70万尊自身佛像;法宝区,即是在佛宝区下来的环形区域;僧宝区,即是在最下层环形区域,可供1万位比丘就坐。大法身舍利塔的周围是“佛法广场”,主要是在佛教重大节日之时,用来举办宗教典礼,以及听法和静坐修行。这个广场可以容纳40万人。因此,大法身舍利塔就好比是一座露天培训道德的大学,能够有助于佛陀的佛法传播到大众的心里。如今,每当到了佛教的重大节日时,都会有来自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几十万人,来到大法身舍利塔的佛法广场静坐修行。

大僧座宝墙于佛历2548年3月21日开始建造,目的是把这里变成在佛教重大节日里,让佛弟子和佛教徒一起修功德的汇集场地。除此之外,在平时的时候,这里还用来举办各种对社会有益的活动。大僧座宝墙能够容纳60万人,如果加上佛法广场,一共可以容纳100万人。因而这座“大禅堂”,就成为了从世界各地前来参加法会的佛教徒的汇集之地,同时也是现今和往后承办佛教法会的圣地。

老奶奶百年纪念大楼,于佛历2552年9月4日的法身法门导师节,打入第一根地基,预计于佛历2557年圆满落成。修建老奶奶百年纪念大楼的目的,是为了将法身法门弘扬到全世界。同时修建老奶奶百年大楼也是对詹.孔诺雍老奶奶的一种纪念。竣工之后,这座大楼将成为弘扬佛教以及法身法门到世界的中心。同时也是学习佛法和巴利语,给泰国社会培养道德人士的中心。这座大楼是各种佛教事务汇集之处,这将有助于巩固佛教,并能够更快更有效率地向世人弘扬佛法,把世界带往充满和平幸福的美好方向。

以上就是法身寺具有代表性的重要建筑物,它们都秉承了现任的法身寺住持法胜师父(帕拉差帕哇那威素法师) 和副住持施命师父(帕帕哇那威利雅坤法师)的建寺宗旨而建,即是法身寺里所有永久的建筑物,都本着以下的建筑宗旨而建筑:一,用途广, 所有的建筑物能被充分的使用;二,坚固耐用,解决了维修的后顾之忧;三,精巧壮观,庄严肃穆;四,建造费用最低。以此来使法身寺成为,全世界佛教信徒聚集和朝拜的圣地。

从缺乏土地到变成为拥有广阔的土地。

从空旷干旱的土地,变成为庄严壮丽的佛教圣地。

从只有一位比丘,变成为有十位、百位乃至千位。

从只有一百名信众,在后来变成为拥有一千,一万,十万和一百万名的信众。

法身寺已经由原先的196泰亩扩展为现今的2000多泰亩。这座寺院里诞生的每一样东西,每一个建筑,每一个功德法会,每一样好的事物,都不是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僧团,沙弥和每一个时期的信众之功劳。他们团结在一起,一次又一次地冲破大大小小的困难险阻,特别是团体,在开荒期间,他们要依靠坚定的信仰,以及勤劳刻苦和忍受饥饿,才能让要兴建一座寺院的梦想,成为如今我们所看到的这一切真实的事物。

法身寺的重要人物

帕蒙昆贴牟尼祖师

法身法门发现者——北榄寺帕蒙昆贴牟尼祖师。于佛历2427年(公元1884年)10月10日,出生在泰国苏攀府颂丕农县的颂丕农村中。

童年时他非常的天真活泼,但直到九岁的时候才有机会接受正式的教育。在他十四岁那年,父亲突然逝世,于是身为长子的他担负起了维持全家生计的重担。但是因为他聪明果断,有领导才能,所以得到族人以及雇工的爱戴,而且生意也做得非常的红火。

但世事无常,在他十九岁那年,因遇到强盗而差点就失去性命。虽然最后安然脱险,但也让他领悟到了:每个人终其一生辛苦忙碌,只是为了追求物质享受与财富,我们的价值观深深地被物质与财富所熏染,不知从何时开始,亦无穷尽的一天。开始创造物质与财富的人早已死去,而这些对于卧在坟墓中的他们这又有什么价值呢?现在,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活到明天,见到明天的太阳。但却仍然要像其它人一样,无休止地追求昙花一现般的财富。在我临死之时,即使是最亲爱的亲人与好友也只能袖手旁观,爱莫能助。能够改变自己命运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自己。

于是让他生起了厌离世俗之心,之后便至诚地祈祷道:切莫令我在出家前死去,愿此生的一出家,在出家之后,愿终身为僧,绝不舍戒还俗。当他如此真诚的发愿之后,不久的三年,也就是在佛历2449年(公元1906年),他22岁那年得以如愿出家为僧,法号:湛塔萨罗。出家之后,他一边精进静坐修行,一边钻研巴利文,而且一天也没有放松过。

直到后来的佛历2459年,他来到暖武里府挽果县僻静的芒库威寺结雨安居,开始深入的专修。这一天正是十月的月圆日,当早晨托钵回来之后,他便进入芒库威寺的大殿内打坐,且定下决心:在未听到报午斋的鼓声响之前,绝不离座起身。但是时间似乎过得很慢,身体开始慢慢的感觉到麻痹和酸痛,心情非常的不安,无法宁静下来,后来有好几次几乎要离座起身,最后诺言还是让他没有就此放弃。渐渐地,因不再去想身体的酸痛而让他的心慢慢的宁静下来,最后心止歇安住在一点上,并且见到一团清净明澈的光亮,大小如鸡蛋黄一般,呈现在身体的中央。内心有说不出的愉快,没有任何的快乐能够超过止歇静定的快乐,而此时报午的鼓声也正好响起了。

午后,他又再次来到大雄宝殿中的世尊佛像面前精进打坐,这次他发愿道:假如我不能证悟三界导师——佛陀所证悟的正法,我宁可奉献生命,以报佛恩。发完愿之后,便开始精进打坐,而过了不久,外面便下起了倾盘大雨。凉气飘来的同时他发现自己的身旁有一群蚂蚁,正沿着地板的裂缝攀爬上来。他开始担心,万一被蚂蚁咬,可能会妨碍修行,使心不能安住于禅定。于是他便用手指去沾煤油,准备在身体四周的地板上画了一个圆圈,以防蚂蚁的入侵。但是,第二念的觉醒使她顿然打消了念头,心想:我的生命已经奉献给佛教,害怕生命蚂蚁呢?于是他立即端身摄念,继续精进打坐。上午时候位于身体中心如鸡蛋黄般的清净光球,此时更加的光明清澈起来,如此维持了数小时之久。直到凌晨一点,就在如此静定之中,他感觉仿佛从光球的中心,有一个轻轻地声音传出:MAJJHIMA-PATIPADA(巴利语,意思是:中道),也就在这一刻,光球里面显现出一个小小的光点,这个光点比光球更明亮,并且慢慢的扩大,大到与原先的光球一般大时,原先的光球则消失不见了,接着又有一颗新的光球出现,好像喷泉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浮现上来,内心涌现出一股无比清凉的喜悦。于是他感叹道:原来难就难在这里,使得众生不能觉悟。受、想、行、识四蕴必须凝聚在同一点,心若止歇,妄想即熄灭,妄想若熄灭,觉悟即现前。

在证入法身之后不久,他就任了北榄寺住持的职位,在一边管理寺院的同时,一边弘扬法身法门。使得他名扬四海,桃李满天下,其中最为让他骄傲的一位弟子,就是他称之为“独一无二”的詹孔诺雍老奶奶。

最后,帕蒙昆贴牟尼祖师于佛历2512年(公元1959年)2月3日,在北榄寺圆寂,寿龄74岁,僧腊53年。他最后的遗训是:如同我在世一般的继续执行各项法务,精进修行不要懈怠,继续行善与供养僧众。将法身法门弘扬到全世界,因为法身法门能够帮助人类脱离痛苦,给世界带来真正的和平。

詹老奶奶

法身寺创始人——大宝优婆夷詹孔诺雍老奶奶,在佛历2452年(公元1909年)1月20日,出生于佛统府那空猜是县的一户农民家庭中。取名为“詹”(老奶奶的俗家名字),在九个兄弟姐妹中排名第五。

童年期间,詹过得非常的快乐,那片广阔的田野就是她的乐园,她会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去跳绳、游泳和玩游戏。而在这种生活环境下,也形成了她勇敢、淳朴、机智的个性。虽然她没有机会接受正统的教育,但对学习的热诚却从来都没有减弱过,加上每天都非常勤奋的帮助父母照料家中和田地之间的事务,一样使她养成了一种坚韧诚恳的性格。

但是童年中发生的一件事情,也由此而改变的詹的一生。詹的父亲非常的喜欢喝酒,而每次喝回来都会和母亲吵架。突然有一天,父亲又再次的喝醉酒回家,于是母亲便向父亲说了一句有讽刺含义的话:“麻雀正在另外一个鸟窝里觅食。”因为父亲的家境比不上母亲,因此在听了这句话之后,非常生气的问身边的孩子说:“孩子们,我真的是只在他人鸟窝中觅食的麻雀吗?”而在一旁的奶奶便随口回答说:“父亲,那不是母亲的真正意思。”这句话在当时的情形,无疑是火上浇油。于是父亲便大声的呵斥道:“如果你们没人肯承认你母亲对我的污辱,那就让你们生为聋子五百世。”父亲的诅咒如晴天霹雳,在詹的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并非常的苦恼和担心自己会在来世生为聋子。但是忽然她想起了乡间的一种风俗,就是可以向临终的人道歉忏悔,请求宽恕,如果得到老人的原谅,那么诅咒便会消除,于是她决定如此的去做。但是后来,事与愿违,在父亲往生前的那一刻,詹正在田间劳作,赶回来时,父亲已经去世,因而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得到父亲的原谅,由此让她感到非常的失望和苦恼。

直到1927 年,十八岁的詹很高兴地听到北榄寺的祖师,发掘了失传已久了的法身法门静坐法 。她听说精进修行静坐能证得法身,而法身的智慧能使静坐者得知有关天堂与地狱的知识。静坐者如能证得法身,便可以亲自游历这些境界。于是她有了离开家,去北榄寺修行的念头,但是离开家与家人,却不是那么简单,因为母亲必然会反对她离开家里去学习佛法。

詹这一等就是八年,直到1935年,她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于是她决定离开家,去曼谷一边工作,一边寻找机会学习法身法门。她把自己的那份家产分给她那出家过的幼弟与幼妹。她也把首饰和剩余的财物都给了其他的家人。她唯一剩下的就是衣服,健康的身躯和一颗寻找亡父的决心。虽然她很敬爱母亲,但在求取佛法与安慰母亲之间她做了抉择。因为此时她心中只想着一件事:唯有修行成功才能找到亡父,向他祈求宽恕。

詹独自从家中来到曼谷,一个人也不认识,要到北榄寺去住,谈何容易。于是她只能耐心地等待机会的出现,以遂心愿。最后,她终于如愿地成为北榄寺一位护法大居士的家庭女佣,她想借这一家的主人乃叻女士与北榄寺的关系,而让她有机会尽快的进入北榄寺修行。由于詹的个性爱干净、诚实可靠、认真勤劳、做事有条理,使她获得乃叻女士全家人的爱戴和信任,在一星期内就被晋升为管家。同时她也在耐心地等待一位重要的人物,即是北榄寺专门负责教导在家人静坐的导师通素绅邓办潘(音译)的到来,以期有机会学习静坐。

几个星期过后, 皇天不负苦心人,詹终于等来了通素优婆夷,并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打动了她,从而有机会跟随其一起学习打坐。刚开始的时候,每当詹闭上眼睛,想放下一切,好好地静坐时,心却总会被家务所充斥,或对家人的思念使她无法静定下来。通素优婆夷再三地指导她要保持内心的平静,静静地默念佛号,如果看见有东西在身体中心点出现,也不要太高兴,同时也不要太在意刚出现的水晶球或佛像会消失。在老师的教导下,詹以坚定不移的意志,继续地精进修行,就这样的过了两年,她的杂念越来越少,只剩下轻松与空旷的感觉。最后,期待的那一天终于来临了,有一晚,詹独自上了顶楼的房间静坐观想,她让心达到静中之静的程度,并进入中央点的中央。起初,她见到一颗晶莹的水晶球稳定地安住在身体的中心点,非常的清晰,连睁眼或闭目都能见到,这种现象持续了两、三天之久,她才向通素优婆夷报告。通素优婆夷就指导她再往水晶球的中央点看下去,当她遵循师言,即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细人身出现在光球里。导师再教导她进入细人身的中心点,结果看到了天人身、梵天身与无色梵天身的细身和粗身。在无色梵天身内,再深入地观看到种性法身。詹就在主人家的顶楼上证入了法身。

当她证入法身之后,便向通素优婆夷请教怎么运用入法身法门的静坐法来寻找亡父。后来在老师的细心指导下,詹让自己的心脱离色身,她的心和所证得的法身合二为一,她的心此时处于中道,而内在的法身就能带她到她想到的地方去。当她飘过一片火海时,身体感觉好像将被烘脆。可是不久,那片火焰渐渐减弱了,变得有点闷热。但她法身的威德力,照亮了四周的环境,而她的身体也变得无比的光亮。在她的四周有着各种面容枯槁的众生:有些是动物,有些是人,有些是兽头人身,有些是兽身人头;这些都根据他们生前所造的恶业而现形,正在遭受狱卒的折磨。每个地狱众生受刑时所用的刑具都各有不同。她继续运用法身的威力寻找亡父的踪迹,最后终于被她找到了。于是她便利用法身洪亮的声音,要父亲受五戒,并唤起自己入证内在法身的所有功德,祈求法身拯救父亲。詹静心地祈求:此生我将豁出生命,一心向佛,专心修行,只为了证悟内在的佛法,拯救父亲。如今我已证入佛法,愿以所修的波罗蜜,祈求法身施展威德力,将我父亲救出地狱苦海!之后法身指示詹的父亲,回想起生前所修过的所有功德,父亲遵照所言回忆起所修的功德,这些功德再加上法身的威德力,使他的身体变得轻盈而往上升。其实,父亲生前也修了不少功德,所以他的身体也开始从黯淡变成有光泽。他穿着天人的衣裳,开始飘离了地狱,跟着詹的法身往上升,直到忉利天。在这里,他拥有一间阴暗而陈旧的天宫,不像其他天人的天宫那么金碧辉煌。

将父亲救离地狱后,詹对人和事物看得更透彻了。她看清人和事物原来的实相:我们生而为人,本来就无法逃脱生、老、病、死。而最直接的方式是修梵行,最大的功德就是能出家和持戒清净,可惜的是,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只有年长者才需要皈依,但二十九岁的詹却放弃了世俗的生活,一心想跟随北榄寺祖师研习静坐,深入地探究静坐,迈向通往解脱的幸福大道。

大约是1938 年,詹在通素优婆夷的帮助下,终于如愿地到北榄寺修行静坐一个月。初次拜见祖师时,祖师便对她说:“你为什么来迟了?”詹当时并不了解祖师这句话的含义。她才二十九岁,比大部分在寺院团体里的人都年轻。之后在不必通过例常的审查和测试的情况下,祖师就派她进入深修工厂,让詹直接加入寺院里最具经验的深修团队。当一个月的假期快结束的时候,由于当时她对修行静坐与佛法产生了不可割舍的爱,最后詹决定和通素优婆夷一起剃度成为八戒女,而这个决定也得到祖师的赞同。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詹不断的跟随着祖师学习法身法门,由于她在修行的期间勤奋认真,意志坚定,所以被祖师委任为深修组的组长。在不断取得进步的同时,她也被祖师对着深修工厂的所有深修者面由衷地称赞道:“ 我的女儿—詹是独一无二的!”这是祖师一生中给他人唯一的赞美。

大约在1954,祖师召集了全寺的弟子,宣布他将在五年内往生,希望大家要继续静坐,并将法身法门弘扬到全世界去,那是对人类非常重要和有意义的。同时祖师还特别嘱咐詹要留在北揽寺教导法身法门,并且等待法身法门传人的到来。最后祖师于1959 年2 月3 日圆寂,享年七十三岁。在祖师圆后,大部分的静坐精英都离开了寺院,到他处隐居了,只有剩下几位剃度的八戒女还留在寺院研习,并遵循着祖师所教导的方式而教导其他的信众,其中就有包括詹和通素优婆夷。可以天有不测风云,1960 年,祖师刚往生不久,通素师父也罹患了子宫颈癌,而且病情很严重,最后由于病情恶化,而安详地坐在詹的大腿上往生了。为了忠诚地奉行祖师的遗训,在通素师父圆寂后,詹师父仍然留在北揽寺教导静坐,以培训新一代的弟子,把衣钵传给继承者为使命。

1963年,年仅19岁的法胜法师(现任法身寺住持),怀着对佛教和其他超自然的知识,有着永不满足的求知欲而来到北榄寺,并遇上老奶奶。当时詹老奶奶已五十三岁,但脸上依旧挂着微笑,脸色特别有光泽。第一次的见面,由于老奶奶有急事要办,因此两人之间没有过多的交谈。但是在那之后,师父几乎每天都会来找老奶奶,并跟随老奶奶学习佛法和修行静坐。之后在读大学的4年期间里,在老奶奶的细心教导下,师父在佛法和静坐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师父勤奋地修行,终于成为一个杰出的弟子。后来,他也介绍了大学里的一些朋友,不管男或女,学兄或学姐,学弟或学妹,一起来和老奶奶学习静坐。从1964 年开始,老奶奶和她的弟子,带领其他有心修波罗蜜者,加入佛法实践之家的团队,精进地修行静坐,齐心协力地把法身法门发扬光大。不久,有许多年轻的弟子到佛法实践之家来学习静坐,并参与荟供法会。每个月的首个星期日,全体的成员都会出席由老奶奶主持的荟供法会,为全球人类祝福。由于荟供法会的仪式庄严而隆重,所以不只吸引了许多年轻人,同时也吸引了各年龄和各阶层的人到佛法实践之家来。

后来,来佛法实践之家参与大法会,以及静坐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把两栋房子、阳台和房子前的草地都挤满了。当佛法实践之家无法再容纳日益增多的弟子之后,要建新寺院的概念也就开始萌生了。其实,老奶奶早就已经打算好要建筑寺院,只是在等待她的传承者出家之后再实行该计划。后来,老奶奶召集所有的弟子一起来商量,最后决定创建另外一所新的修行场所。

刚开始,老奶奶只是想寻找一块二十英亩的地来建寺院,但最后却得到了一位女地主的慷慨赠送。而且获得的这块地的面积,比原先所需要的还要大四倍,大约为196泰亩,这就是佛法修行中心最初的原址。寺院在1970 年2 月20 日的万佛节当天举行动土仪式。那一年老奶奶已经六十一岁了,在寺院动工之前,老奶奶带领佛法实践之家的全体成员一起宣誓:“ 为了尊崇佛陀,我们会奉献我们的身心、智慧和财富,并依据法身法门的修行方法,建立一所修行中心。” 之前,为了避免建筑工程发生问题,老奶奶招集所有的人来开会。在会议上她坚持以严格的标准来建筑寺院,这就表示需要较的长时间来完成寺院的建筑工程。当时寺院的名称为“佛轮修行中心”,后改为“法身寺”。

直到1975年,大部分的寮房和修行禅堂逐渐建好时,老奶奶才带领着整个团体的弟子,从北榄寺“佛法实践之家”搬迁到法身寺。老奶奶将全部的精力都倾注于寺院的建造,所付出的不仅是体力、信心和智慧上的支持,还肩负着团结全体人员的重要任务,让每项工作都能井然有序的如期完全。而老奶奶也因这些艰巨的职责,终于病倒了。但是为了传承祖师的遗愿,将法身法门弘扬到世界各地,其步伐从未停歇过。众弟子也皆为完成这共同的目标而团结一心,直到1983年,寺院的建造终得完成。

直到后来,原本仅有196泰亩的场地,又无法继续容纳与日俱增的信众后,寺院不得不将其面积往外扩大为2000泰亩。使修行中心不断的壮大,足以容纳百万位的信众,如今,法身寺就坐落在这片土地上,并成为了最为优雅圣洁的宗教场所,也是全国佛教徒修行的佛法中心,承担了为全世界佛教徒举办重要佛教节日仪式与庆典的场地。而如此的这些成就都离不开一个人,那就是詹孔诺雍老奶奶,她是法身寺从成立到圆满建成的幕后功臣。

寺院建成了,并且在不断的扩展壮大,但老奶奶却在2000年9月10日凌晨三点安详的离开了人间,享年九十二岁。老奶奶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虽然她离开了我们,但是她却给我们留下了无可估量的精神财富,给后人树立了好榜样。她是一位每一口所呼吸的空气都充满了令人赞叹的功德,每一个念头都向往涅槃的伟人。她的慈悲心和经历被传诵至社会的各个角落,就犹如她的名字“詹”(意思为月亮)一样,柔和的照耀着每个人的心。

法胜法师

法身寺住持——帕拉差帕哇那威素(法胜法师),俗名叫作差雅朴.苏惕婆(音译),出生于1944年4月22日。他的出生是一个吉祥的象征,同时也给全家人带来了快乐。特别是父亲,立愿一定要好好抚养这个孩子,使他获得良好的教育,并成为众人的楷模。

由于父亲是一位公务员,因此经常被调派到各个府去工作。于是他小的时候,就由母亲和表兄妹们抚养。当渐渐长大之后,因为要经常搬家,所以父亲出于对他的学业和前途的关心,最后便决定为其报读了一所一流的学校就读。

十三岁那年,差雅朴报考了曼谷的舜库辣•委沓亚莱(音译)学校,就读高中一年级的课程。平日里,他都是个懂得节俭自律的人,这些良好的经验和生活习惯,锻炼他成为一个精力充沛、自信、有责任感,且有别于其他在富裕家庭里长大的孩子。差雅朴具有强烈的求知欲,他很喜欢把时间花在逛书店或市场上,为的就是寻找更多的课外书籍,充实自己。他在积极地学习世间知识的同时,也开始学习有关佛教的知识。也就在那一年,他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如果我要追求世俗兴趣,我要达到最高的目标;如果我要寻求宗教兴趣,我想要达到最究竟之法和把佛教弘扬到全世界。” 青少年的经历,让他为未来所要肩负的重要使命做好了准备,而日后所付出的漫长努力,也终于让他达成了自己的梦想。

到了青年时期,他对佛法的兴趣更是有增无减。每当有关佛法的讲座,远至在韩兰阿搜可(音译)的玛哈塔寺院或其他的地方,他都会设法去听课。每当一有空闲时间,他就躲到宁静的地方,深思着那些时常萦绕在心里的问题——我们生来为了什么?我们死后会到哪里?功德和恶业真的存在吗?直到有一天,差雅朴翻阅到一本名为《法身》的书籍。书本中叙述的“法身”引起了他的兴趣,当阅读完之后,他倍感兴奋,因为他知道已经找到了他所要寻找的正确道路了。

不久之后,他又读到一本名为《毗婆奢那办凳萨》(音译)的杂志,里头讲述有关一位法身法门深修者“詹妈妈”的事迹。她是一位八戒女,也是北揽寺祖师蒙昆贴牟尼祖师的弟子。这更促使了差雅朴想要到这所寺院去学习静坐的念头。1963年,差雅朴正好十九岁,正要准备报考大学的入学考试;与此同时,差雅朴还决定到帕司乍刃县北揽寺寻找“詹妈妈”学习法身法门静坐法。他来到寺院,向许多人打听 “有人认识詹妈妈吗?”但没有人认识。他们告诉他说:“这里没有詹妈妈只有詹师父。”这答案使他误以为这是两个不同的人,使他无法找到詹妈妈。他只好回去专心应付入学考试,之后就顺利地考进了农业大学。第一个学期,新生差雅朴非常专心于他的学业。过后,第一个学期结束时,想寻找詹妈妈的念头又再次浮现。之后终于他从一位同龄的同修那,发现原来詹师父就是詹妈妈,最后他们俩相遇的机会终于到来了。

第一次见到詹老奶奶(詹妈妈)时,她已经五十三岁了。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差雅朴相信自己已经寻找到明师了,所以他决意要成为她的学生。当他第一天跟詹老奶奶学习静坐时,所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天堂与地狱真的有吗?”詹老奶奶轻松地回答说:“有,它们都存在,天界与地狱是真的有。我曾去过那,帮助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堕入地狱,因为他每天都喝醉酒,我就恭请法身帮忙将父亲救到天界。你想去吗?我会教你并跟你一起去。” 这个答案有别于其他所听过的答案,而正因为他从詹老奶奶那所获得了所有问题的答案,使得他坚定不移的继续跟随着老奶奶修行打坐。跟詹老奶奶静坐了短短一段时间后,这位新学生就已找到了他长久以来一直在寻找的答案:“我们生来为了什么?生命的目标是什么?”静坐为他解答了这些答案,“我们生来是为了修波罗蜜,证得涅盘是每个人生命的最高目标。”

为了能完全地领悟和了解所有的答案,差雅朴需要极其认真地去学习佛法。他每天的生活都围绕着静坐,从早上六点,就要开始艰辛的长途旅程,从农业大学到北揽寺,需要转搭三趟的巴士,不管是站着或是坐着,他都会闭上眼睛进入宁静的状态,直到大约早上八点到达北揽寺。他会直接去找詹老奶奶,继续下一堂静坐课直到晚上八点,然后在晚上十点回到大学的宿舍。当朋友们已经习以为常后,他就开始邀请比较要好的同学,一起到北揽寺跟随詹老奶奶学习静坐。后来,一起来参加静坐的朋友也逐渐的增多起来,都是些跟随他到北揽寺的学长与学弟。

坚定地学习静坐、忠实地遵循导师的教导,年轻的差雅朴,静坐经验突飞猛进。这使詹老奶奶非常欣慰,就连之前跟随詹老奶奶学习静坐的人,都佩服他的精通程度。再后来,年轻的差雅朴了解到世俗的知识并不能让人类摆脱痛苦或证得真正的快乐;而只有静坐产生的智慧能帮助我们。差雅朴于是决定向詹老奶奶请求准许出家为比丘,詹老奶奶不仅拒绝了他的出家的请求,还要求他要先完成他的大学学业。她的理由是:“你必要精通世俗的知识和佛法上的知识。这样你出家后,才能对佛教有所贡献。你不能只依靠佛教。” 差雅朴听从了她的建议。为了报答詹老奶奶教导他法身门静坐法的恩德,在1968年詹老奶奶生日时,差雅朴要立下终身修梵行的誓言,作为献给她的礼物。这是最珍贵的礼物,因为对一个想在静坐上有所成就的人来说,保持最终层次的纯净度去修梵行是很重要的。詹老奶奶对他坚强的毅力感到非常高兴,感到没有白费功夫,于是便尽力地教导和引导他。

1969年的四月,差雅朴终于大学毕业了,主修经济与行政,以及副修农业。当毕业后,他就马上告诉他父亲,他要在佛教里终身出家。父亲接受和随喜儿子出家的心愿。因他也承诺过,儿子完成了大学教育便可出家;母亲亦是十分喜悦与欢欣,随喜他请求出家的决定,使他能续佛教之慧命。1969年8月27日,农历九月的圆月之日,差雅朴终于如他所愿的在北揽寺的大雄宝殿里披上袈裟成为了一位比丘。由帕帖瓦拉瓦提(Phrathepwarawaetee-僧衔音译,现任泰国帕司乍刃县北揽寺的住持)当他的戒师,他的法号是“法胜”,意思指“佛法的胜利者”。

出家为比丘后,法胜师父非常严谨地守持佛教的戒律并努力地学习佛陀的教诲。在训练自己的同时,他也在“佛法实践之家”(‘Ban Dhammaprasit’-义译,就是当时在北揽寺里的修行中心)时常代替詹老奶奶向在家众开示。直至到佛法实践之家来的人,已挤满到了大街上去听他的开示,这就意味着团体要移到更大的地方了。于是由法胜师父的团体,包括一群特别的,拥有完整的世俗知识和坚韧的性格的年轻男生和女生来完成这项任务。

佛历2513(1970)年2月23日的万佛节,举行了建造法身寺的动土仪式。最初的建筑经费,只有3200泰铢和一片196泰亩(313,600平方米),由巴雅女士(Prayad Phaetayapongsa-Visudhadhibodi的简称)所捐赠的荒废田地。团队成员们也各尽所能地帮助修建寺院,为了佛教的利益,愿意奉献自己的生命。依据建筑法身寺的情况,法胜师父说:“寺院的一切需求,都是来自在家众为了供养三宝并许愿发心捐助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物尽其用。” 因此所有法身寺的建筑物,一定要能坚固耐用。它简朴大方的建筑设计,是为了确保较为低廉的维修费,且能体现它的典雅气质。这些建筑物是佛教的象征,是来让人们礼敬的,例如法身寺的大雄宝殿,就是属于这种经济典雅的建筑物,并且也是法身寺里最常使用的建筑物。

现在法身寺已成为全泰国佛教徒的中心,并且也是全球举办大型佛教法会的重要地点。成就此举,是因为法胜师父伟大的献身精神。因此,他在佛历2539(1996)年12月5日,被泰王受封为“帕拉”级的毗婆奢那(修行)僧位,为了表彰他在静坐方面的成就,僧衔就是帕拉帕哇那威素。

虽然现在詹老奶奶已离开了我们,但帕拉帕哇那威素——法胜师父,尚仍在奉献他所有的时间与精力,处理日益增多的法务,并保留与传承祖师所发现的法身法门。为了创造内在的快乐,缔造长久的世界和平,帕拉帕哇那威素法师正在竭尽一切努力,来实现世界的真正和平。

施命法师

法身寺副住持——帕帕哇那威利雅坤(施命法师),俗名叫作帕蒂彭萨哇(音译),于佛历2483年(公元1940年)12月21日出生在北碧府的一户农民家庭。他自青少年起就深深的迷上了神通和邪术,一边异常投入地学习魔法妖术,一边上正规学校,且两者都学有所成。

在1966 年,帕蒂彭萨哇(施命法师)与差雅朴.苏惕婆(法胜法师)相识。当时帕蒂彭萨哇先生穿着一件南本哲(音译)牌子的彩格衬衫和牛仔裤。他具有令人敬畏的性格,有一副能令一群在惊慌逃跑的水牛停止下来的洪亮嗓子,外型酷似拳击手。他有句座右铭:受过严格训练的人是不会肥胖的。帕蒂先生当时也在农业大学就读,比差雅朴高三届。他们两人在11 月27 日,大学所举办的泼水节庆祝会上相遇,这个庆祝会每四年才举办一次。当时他刚从澳州回来,之前他被派到那里去留学两年。第一次见面,虽然在性格上有巨大的差异,但两人却一见如故。帕蒂的外型虽然长得粗犷,令人生畏,但他的内心却对学习佛法充满了热忱,同时他也热衷于学习巫术。他邀请这位学弟一起喝酒,这有如学长命令学弟做事一般的寻常,但令他惊讶的,这位弟子却说:“ 我不喝酒。我正在持戒。” 而持戒这个两个字似乎唤醒了帕蒂先生心中的一些事情,从那天起,他再次地踏上了寻求佛法之路。

1970 年初,帕蒂先生誓言要终身修梵行,但因还有许多建筑工程需要他监督,所以当时无法剃度出家。原来他曾考虑过结婚,但他的父亲曾提醒并责备他说:“ 如你想结婚就尽管去吧!但先回答我,在未来的七天内,你有什么德行能传给你的未来老婆和孩子。” 之后詹老奶奶也向他提出了忠告:“ 帕蒂!你从未尝试过俗世的生活,同时你的心地太善良了。你会因感到对不起他人,而把你所有的都给了人。如果你有了家庭,你就会面对很多困难。你生来是为了修波罗蜜的,而不是为了其他的事情。为了圆满你人生的目标,出家是你该走的道路。你有潜质能看到佛经里所说的一切。”

不久,帕蒂先生终于在1971 年11 月19 日顺利地出家,成为寺院的副住持,法号达达奇沃法师。由于他已经出家了,持的戒比剃度八戒女的詹老奶奶多了,再也不能像以往一样,以在家人的礼敬方式来礼敬詹老奶奶。詹老奶奶知道他的难处而对他说:“ 不要这样做,不然我会有罪过!”

1973 年是达达奇沃法师出家第二年,工作组从佛法实践之家搬到了新寺院,而新寺院的设施还相当齐全,几乎能全面地提供所需的住宿。这期间,詹老奶奶经常派库帕拉弯差斯拉文耨(音译)先生(当时还未出家),从北榄寺载满一车的日常用品,提供给这些法师们。詹老奶奶吩咐在达达奇沃法师精舍的周围,种植许多香蕉树,副住持觉得很奇怪:“ 这些香蕉树是用来干什么的?肯定不是给我吃的!” 他向詹老奶奶问道。老奶奶便回答道:“ 那些都是种来让你踢的!如果你被人激怒了,你可以把它们踢倒,以免你去踢人。因为你已经是法师了,不能再踢人了。” 由此可见,她对达达奇沃法师的个性了如指掌。而从那天起,每当他一看到香蕉树就会发笑,世间上唯一能这么了解他的,非老奶奶莫属了。

当寺院的基本设施完成后,为了提升年轻人和大众心灵的品质,以及培养他们的德行,达达奇沃法师表示,他想运用佛法理论,以及实践的方式,来巩固他们的信念。这是培育寺院基本人员总蓝图的一部分,也是达达奇沃法师的心愿。同时他还希望能够组成伟大的佛教军队,竖起佛法之旗帜远征,誓灭人类心中的烦恼之火,为人类带来真正的和平。出家之后,他自始至终都在为延续佛教慧命而奔波劳累,除了监督法身寺的建设工程外,还亲自积极地参与各种培训计划,以各种方法来将佛法和法身法门的弘扬至全世界。

1992年8月12日,达达奇沃法师被泰王受封为“帕帕哇那威利雅坤”之僧衔,并御赐荣誉扇。而对于三十年多年前的所立下的心愿,施命法师仍会在现在和将来不断的实践下去,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功德是快乐与成功的源泉。

法身寺会继续传承导师的宏愿,把佛教弘扬到世界每一个角落,让佛法注入每个人的信众,构建真正幸福和平的世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