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le Blog Title

This is a single blog caption
10
Sep

法身寺创办者——大宝优婆夷詹·孔诺雍老奶奶(下)

大宝优婆夷詹·孔诺雍师父,诞生于1909120日,圆寂于2000910日,享年92岁,是泰国最大寺院——法身寺的创办人,其弟子亲切地称她为詹老奶奶。她将整个生命奉献给佛法的修证及传播,给无数生命带来慈悲、智慧与和平的指引,其纯净德行在全世界称颂。

 

漆黑的夜空缓缓消失,

东边的地平线上,

逐渐散发柔和的光芒,

崭新的一天来临 ,

阳光普照,生命开始绽放,

其中之一在黎明前起航。

农民之女,

每天清晨四点,外出勤劳耕种,

心灵坚强,遇事不惊慌,

小女孩长成大宝优婆夷,创办法身寺,

她的生命史如此纯洁美好,是人间楷模,为世人所敬仰。

老奶奶创建法身寺

寻找建寺之地

出家之后,师父依然如往常一样去佛法实践之家打坐,投入打坐的时间更多了。那时候,来佛法实践之家修行打坐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月初的星期天,第二层楼上都坐满了,一直延伸到楼梯。本来第一层不是专门用于打坐,只是用来做饭和放一些布施品,后来还是坐满了人,一直延伸到走廊与屋前草地,甚至挤到门前的篱笆墙。到月初的荟供法会时,得将门前的篱笆墙打开,让信众们一同参加法会。

因此,奶奶有了筹建寺院的想法。那时候,奶奶想找一块大约五十泰亩的土地来建寺院,以便容纳来修行的信众,准备将法身法门弘扬至全世界。后来奶奶便派塔韦瓦提让库(音译)女士(那时还不是八戒女),去跟女地主——帕亚帕塔颇萨韦素哈提卜蒂(音译)商谈买地事宜。最后,当女地主看到团体的美好意愿后,便决定把位于巴吞他尼府空銮县空山区,约一百九十六泰亩又九平方泰丈的整块土地,全部供养给团体。

那时候,弟子们合作撰写了一本书,名为《往幸福的大道迈进》。书中收录了各个在修法身法门方面,有卓越成就的弟子的修行经验,说明筹建这所寺院的目的。奶奶不会写自己的事迹,只能口述,由弟子代笔。但奶奶会利用打坐,将涅槃的功德用来加持每一个字。这本书对于每一位读者的意义非凡,让他们产生了信仰之心,将来能同心协力帮忙建设寺院。

奶奶是一位卓越的管理人员,在筹建寺院之前,为了说明建寺过程中有可能会遇到的各种事情,于是召集弟子开会。“我们同心协力筹建寺院,建的是一所大寺院。下定决心建寺之后,无论如何都要努力建设一所最好的寺院。随之而来,不可避免的就是会引起冲突。我们要试问自己,谁在未来发生争辩或吵架后会愤怒,就退到后面去坐;如果谁发生冲突后不愤怒,就来奶奶的身旁坐。”施命法师当时坐在第一排中,不愿退后,坐在后排的人也一样不敢往前坐。最后施命法师赢得了法胜法师和奶奶的信任,委托以管理土地,监督建筑工程的进度。法胜法师和奶奶则在佛法实践之家负责募款。那时候,信仰奶奶的人很多,但对法胜法师的信仰却很少,因为当时师父是一位很年轻的比丘。于是他们就不太相信,认为这么年轻的比丘,什么时候还俗都不知道。更重要的是建寺资金只有三千两百泰铢而已,由此可见,奶奶当时的负担是多么沉重。当时,那块地只是一片稻田,四处都是坑洼和裂缝,放眼望去,四周空旷无垠。

那时候,奶奶已经年过六旬,然而土地的状况非常糟糕,也只有那么一点资金,可见建立寺院会是何等艰辛。但奶奶依然没有灰心,那份让世人证法身获得快乐的愿望,让她坚定不移地实践下去。因此,奶奶也准备迎接未来承受的一切压力。

第一块土地

寺院在佛历2513年(1970年)2月20日万佛节进行破土动工仪式。奶奶是很多事情的策划人,法胜法师全权负责建筑工程的事务。奶奶不断地给予每一位弟子信心,因为她知道建寺院是庞大的工程,需要聚集更多有毅力的人,方能取得成功。

建寺初期得到政府各部门的大力支持,第一项工程挖掘土地,则得到了水资源工程部的援助,他们开船来挖泥,帮忙挖掘水道。空军工程部来协助在寺院附近开路,公共工程部与内政部则帮忙设计楼房以及各种建筑物等等。

在挖掘土地期间,突然短缺多达一万泰铢的资金, 这些钱是明天支付给工人的工资。施命法师来问奶奶说:“我们还剩多少钱?” 奶奶回答道:“只剩下大约一千多泰铢了。”施命法师听完,顿时焦虑万分,而奶奶却对他讲道:“先去打坐吧,等一下我来解决。”施命法师按照奶奶所说的去打坐,因为非常担心资金的问题,心一直无法平静下来。那天奶奶打坐特别久,从下午六点一直到晚上九点,才起身离座。施命法师便在心里想:如果明天没有一万块泰铢付给那些工人,就麻烦了。可奶奶却坚定地说:“ 在入定中自己看到需要的资金会在不久后送来。”当时施命法师不知道如何是好,便向奶奶辞别准备离开,约定明天再过来拿钱。当他打开门时,突然看见有一位男生坐在楼梯口,问后才知道,这位男生的父亲在往生前曾嘱咐他拿三万块钱来修功德。他七点钟便在这里等候了,可惜他进不去,因为所有的人都上楼关门打坐了。

奶奶的知见非常准确,内在与外在是如此的一致,奶奶入定中和入定后所见的钱,都如愿成真了。

后来,施命法师便辞去正在做的工作,全心全意地来监管寺院的建筑工程。在建寺的过程中,曾有一些人来滋扰生事,有的时候来偷船,有的时候会偷一些其他的东西。经过一番追寻后,有时能将丢失的东西找回来,有时却不能。当时附近的居民都不理解为什么要建一所如此庞大的寺院,四处散播的谣言,也让附近越来越多的居民都感到不太满意。

有一次,在小偷来偷走一艘船后,重新买了一艘船回来,涂上油漆后放在宿舍旁晒太阳,可惜又被偷了。当施命法师调查,知道是哪位小偷所为后,大发雷霆。这次小偷不仅偷东西而已,还向他挑战,使他恼羞成怒。星期天到来的时候,他还是如平常一样,去佛法实践之家打坐,带着那份怒气去到那里。到了周一,工作团队将要离开的时候,奶奶却说道:“ 大家都累了,不要急着走,一起先打坐。”如此说之后,师父和其他弟子便一起留下来,打坐整整两天。结束前,奶奶便合十发愿,时间比平常久很多。

施命法师便疑惑地问道:“ 奶奶在发什么愿,为何那么久?”奶奶回答:“ 我发愿无论是今生或来世,无论敌人的军团多么庞大,也无法来杀害奶奶和弟子们,而奶奶和弟子们也不要有杀害任何人。即便是对蚂蚁,也不要生起杀念。”听到这些话,施命法师心中的愤怒,消失得无影无踪,加上打坐而心变得明亮之后,就不想在去找任何人的麻烦。奶奶知道师父是那种容易愤怒的性格,不会轻易对任何人认输。如果没有造成很大的过失,奶奶就不想让大家造恶,只想让大家修善行和功德。她没有正面地制止,而是利用佛陀奇妙的佛法来教育大家。

在初期的那段时间,工程日以继夜进行着,大多数都是整理土地与设计的工作。因此,有时会由于在会议上没有得到一致的结论,发生一些争辩。 虽然每次开会,奶奶没有亲自参加,但她会在暗中打听会议的情况。当她了解会议没有结果时,就会让会议暂停,然后说:“ 会议的时间可能很长,大家不如先一起来跟我打坐。”后来大家就跟随着奶奶打坐了两个小时,结束后,每个人的心都明亮起来。之后奶奶才让大家继续开会,当大家的心净化提升后,会议也就进行得非常顺利。

有些时候,当奶奶发现有冲突的迹象,在大家准备开会时,她就会自言自语:“今天天气不好,炎热难耐,怎么能开会呢?等阴凉一些再开好了,现在先来跟奶奶打坐两个小时比较好。”或有时就会说:“今天不要开会了,来帮忙一起插花供养佛陀比较好。”每当如此,当天就不会开会。

第二天早上,奶奶让大家继续打坐。有些时候,她会利用这个方法来推托,两三天后才让大家开会。紧张的气氛消失后,大家的心都在打坐变纯净后,便在会议中得到好结论拿来实施。这就是奶奶的管理技巧,管理人和工作效果很好。虽然她缺乏世俗教育,却知晓一切,操控局势的技巧是他人无法比拟的。因为她的心能让每一件事都在正确的轨道上,让大家团结一致,众志成城,马到成功。我们可以很自豪的说,法身寺之所以能够圆满地建成,是因为得益于奶奶的管理技巧。

当挖掘水道的工程完成后,法胜法师便邀请佛法实践之家的功德主,乘坐水资源工程部的船只,一起巡视工程的进展。当功德主看到建寺计划已经落实,就发心捐款,在工地上建起了第一所精舍。

施命法师出家

佛历2513年(1970年)初,施命法师发誓要终身修梵行,因后来有很多建筑工程需要他监督,一直无暇顾及出家的事情。奶奶担心他会因此无法一直修波罗蜜,于是就提醒他说:你不适合过世俗的生活,因为你的心地太善良了,有什么财富都会给人,如果有了家庭,就会很辛苦。你生来只是为了修波罗蜜而已,出家吧,如此才能让你圆满一切成就,你有功德能看到佛经里所说的一切。”施命法师听完奶奶一席话后,仔细回想:自己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博学之人,但事实上,却从未了解过自己。反而需要奶奶来指点,自己不适合世俗的生活,在今后该如何去做。

除此之外,当师父有幸遇见奶奶以及佛法实践之家的同修后,感觉这里的生活气氛非常温馨。奶奶是自己思想中的所有,就如同父母亲一般。所有的一切事情都能问奶奶,自己感到非常开心。奶奶知道一些苦与乐,不必多问或多说,还有很多同修,一起来快乐地交流佛法,就如同兄弟姐妹一样,让自己觉得这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园,因缘到来便会剃度出家。

佛历2514年(1971年)12月19日,施命法师终于在北榄寺剃度出家。当他出家之后,有些事情就要去适应。例如,自己在未出家时,忆念奶奶对自己的恩德,对奶奶常习惯合十顶礼,却忘了此时自己已经是法师的身份了。恰恰相反,奶奶在身份的转变方面却做得很好,她会向曾经是她的弟子,尊重地合十顶礼。就如同她总是多次提醒施命法师:“不要让奶奶有罪过。”说完这句话之后,也时常提醒着施命法师。后来奶奶又来向施命法师请求:“探达师父(施命法师的法号),我请求你在还没圆满十戒腊的时候:1. 不要去别人家用餐,更不要在别家留宿。2. 不要到寺院外面去开示,即便是政府场所,奶奶希望你们,未满十戒腊就不要去,你赶不上他们。即便师父不完全认同奶奶所说的一切,但出于对奶奶尊重,他还是照做不误。

即便到了今天,师父还自己亲口说:非常感谢奶奶,曾经自以为比他人厉害,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自己能有今天,是因为听从了奶奶的教诲。即便奶奶因目不识丁,没有将各种知识详细的如佛典一样分析给人看,但她内在的佛法境界却能够让弟子们了解,作为新比丘应该好好适应自己的身分。那时候,法胜法师和施命法师依然如往常一样,来到佛法实践之家修行打坐。

当时北榄寺允许比丘在精舍内接待客人,但奶奶却对比丘在接待客人方面非常严格,就如同北榄寺祖师还在世时一样。奶奶设立很多制度,无论是男居士还是女居士,想要拜访两位师父,都得来到佛法实践之家。如果是女生来拜访,奶奶就会一直坐在旁边静静地聆听,不会去打扰两位师父修出离波罗蜜。在施命法师出家一个星期时,奶奶就对他说:“您现在应经是法师,得学会开示了。”“奶奶,我还不曾去哪里开示过呢。”“不难的,您只需回忆一下自己此前在各个方面自我培训的过程, 将这个过程开示给居士听便可以了。因为居士们都没有比你好,他们一样有贪嗔痴,也一样有烦恼,你是如何消除烦恼的,就讲给他们听,如此他们就很开心了。你不用去开示深奥的东西,当你在向居士开示时,也应该等同于在向自己开示。不久之后,你的佛法知识以及开示经验,也自然会增长。”

奶奶培养人才的方法很简单,在后来成为施命法师与众弟子,在自我教导上的榜样。除了培养施命师父开示之外,奶奶还让师父学会接待客人,因为法胜法师有时候会不在。到了接待客人的时间,奶奶就会坐在旁边,客人有问题时,奶奶就会说:“去问那位师父,他大学毕业,去留学过,我却目不识丁。”她就在一旁默默地坐着,让师父来回答这些问题。有的问题是比丘不适合回答的,在客人们都回去之后,奶奶就会教师父更适合的解答。与此同时,奶奶还培养师父如何机智地接待客人,长达两年之久,今天师父在接待客人时,才能正确地回答各种问题,令他们满意。

弘扬初期

当寺院的基本设施完成后,为了提升青年和大众的心灵品质,提高他们未来的生活质量,法胜法师计划举办培训活动,来教导佛法理论与实践。这一想法秉承了奶奶的思想,也是之前他去向奶奶请求出家时所接受的任务。那个时候,奶奶向师父解释道:培养一个人成为善人,最重要的就是让他精通世俗和佛法两方面的知识,因为要想拥有幸福的生活,每个人都必须知识与德行并重。除此之外,奶奶还期望这些经过培训的人,能够成为未来弘扬法身法门的一股重要力量。

后来,寺院在佛历2515年(1972年)举办了第一届“佛法薪传者”训练营,参与人数多达六十人。培训期间,每个人都在空地上,撑头陀伞而住,用坚定不移的意志,持守八关斋戒,以打坐让心静定,战胜自己的内心。当时在这一片广阔的农田上,没有任何一棵绿荫茂密的大树,也没有修行的禅堂和斋堂,什么都没有。这个训练营是寺院举办的第一个活动,每年持续举办一届,直至现今。由此让当今的青年意识到寻求知识的重要性,从而以佛陀的教诲为基础,去正确地运用知识。训练营改变了年轻一代的观念与思想,让他们懂得按照佛陀的教诲去训练自己,专心学业,成为父母和老师引以为荣的好孩子。此训练营是一个对团体与国家,极其有利的活动。

佛历2516年(1973年)是施命法师出家的第二年,团体也从佛法实践之家搬到新寺院来,当时寺院的原名为“佛轮修行中心”(后更名为“法身寺”)。当时寺院的各项设施相当齐全,已经能够全面地提供住宿。奶奶就让人在精舍的周围栽种很多芭蕉树,施命法师见后疑惑地问奶奶说:“您种这么多芭蕉来做什么?应该不是给我吃的吧!”奶奶回答:“这些芭蕉树是为你种的,如果你被别人激怒了,可以去踢芭蕉树,不能再去踢别人了,不然会不好,因为现在您已经是比丘了。”从那天起,每当师父看到香蕉就会想到奶奶的话,由此可见,奶奶对师父的个性真是了如指掌。

佛历2516年(1973年)的雨安居后,负责管理建筑工程的比丘弟子,从北榄寺搬到新寺院来常住。在这期间,奶奶会经常将居士拿到佛法实践之家供养法胜法师的水果或各种布施品,让库帕拉弯差斯拉文(音译)先生(当时还没有出家)用车载到新寺院,供养给这些法师。

在初期的时候,生活条件非常艰苦,饮用自来水很难,因为该地区的土壤酸性很高,所以想让地下水适于饮用,就要在水中加入明矾(一种净水剂),使水中的杂质沉淀,将水煮开后,再小心翼翼地过滤,剩下一层厚厚的浮垢,沉淀在锅底。面对如此艰苦的生活环境,大家都尽量忍耐,每个人都心系着功德,面对着同甘共苦创业取得的成就法喜充满。

高瞻远瞩的奶奶

佛历2518年(1975年),寺院大部分的基础设施已经完工,用于修行打坐的禅堂和住宿的精舍都已经落成。大约在同年四月,奶奶和法胜法师也从北榄寺搬到“佛轮修行中心”长住。奶奶高瞻远瞩,她以北榄寺祖师建寺的例子为蓝图,为了寺院的长远利益,制定许多寺规。她的理由是:所有的法师都还年轻没经验。重要的寺规为:1. 寺院的大门在每天傍晚六点关闭,翌日早上六点开放。2. 严禁法师在自己的精舍内接待访客,尤其是女访客。

除此之外, 奶奶考虑到法身寺的法师人数很多,托钵所得的食物不够,还要解决寺院义工的膳食问题。因此,她建议法胜法师参照祖师的做法,在寺院内设立厨房。奶奶是一个处事果断的人,不曾害怕别人对她的批评。如果知道所做之事,没有违反戒律与德行,对社会没有任何影响,她一定会坚持自己的决定。因为她明白世界的本质是多变的,称为“八风”,即是财富有增与减,地位有兴与衰, 语言有褒与贬,有快乐与痛苦,彼此相互混合参错。即便是佛陀这样的大觉者,也依然会遭受指责,而卑劣的强盗时而也会有人赞美。所以当奶奶想要做什么,如果觉得正确合适,就敢立即下决定。她曾说:“我一生能简单快速地做决定的方法就是,我从不讨好别人,除非是为了佛陀。因为佛陀能够明确地分辨好与坏、善与恶、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所以,我会按照佛陀的教诲去做,如果有任何人因此谴责我,即便是全城的人都那样认为,我不会有一丝一毫动摇,因为我只讨好佛陀。”

有一次,施命法师就问奶奶说:“那不是有时会激怒他人吗?”奶奶回答道:“当然会有。”“那你会如何应付这些愤怒的人呢?”“我会打坐进入中央的中央,让我内在的法身与涅槃界的正等正觉佛陀合而为一。”这就是奶奶的德行,从未被大众的意见所动摇。他的心永远是静止的,能够带领整个团队,将法身法门弘扬至全世界。即便会面对众多的艰难险阻,她都会平静面对,不但不会对抗或逃避,反而会继续修功德。因为对世界心怀美好的愿望,所以奶奶能披荆斩棘,排除一切困难。

当大家都在同心协力积极修建大雄宝殿之时,奶奶亲自去为法师们准备食物。在用完早餐后,她会打坐到大约十一点钟,然后用午餐,之后她会提着一个水桶,一把大砍刀和一把锄头,邀请寺内大众,来帮忙种树。她栽培很多种树,例如紫檀和红豆树,种最多的还是芭蕉树。有时候为了把土壤填平,只好把奶奶种下的树挖起来,但她从不表示不满,而是怀着乐趣继续地种。即便当时她已经超过六十岁,但依然坚强,忍耐痛苦,积极种树,连年轻人都不及她,因为他们都比奶奶筋疲力尽,提早停工。奶奶一直种树,种到下午四、五点,结束之后,她会将热水壶送到法胜法师的精舍,这是印有骆驼图案的热水壶,上面盖的是她从佛法实践之家带过来的竹筒盖子。他人找新的热水壶来给她,她也不愿意换,可见这个热水壶对她非常有意义。

送完热水壶之后,就去梳洗一番,准备晚上打坐。她会在晚上八点开始打坐,然后在九至十点的时候休息。之后会在大约凌晨三点时,醒来打坐,也正是寻找世间财与侍从财,即是邀请居士大德一同来帮忙建设寺院。这就是奶奶每天的日常作息。

奶奶教导弟子

每逢星期五,法胜法师放下手中的法务,准备星期天向大众开示,引导打坐。星期六一整天,师父任何地方都不去,除了接待一下访客以外,剩下的时间都在打坐。施命法师和其他法师则会在星期五带领义工们打坐,这些义工大多数来自于参与佛法薪传者培训营,他们会从星期五一直帮忙到星期天,有时他们会去帮忙种树,有时会是其他的事情。下午的时候,施命法师带他们去与奶奶会合,帮忙一起打扫,而后师父会准备星期天下午向信众开示的内容。师父的日常作息一直延续到现今,这些都是奶奶为两位师父所做的精心安排。

为了迎接星期天来修行的信众,寺院会进行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例如准备垃圾桶,清洗所有的厕所,奶奶会亲自带领义工们去清洁。一般情况下,奶奶不习惯口头讲解事情该怎样去做,而是以身作则去教导每个人,自己也会参与其中。奶奶经常去清洁的厕所,是她精舍斜对面的二十间厕所。她会带着义工们一起来到厕所,教导他们如何用刷子和清洁剂去洗刷那U形的马桶槽。当义工们看见奶奶充满自豪地进行这项工作时,也深受感染,一同快乐地跟着做。奶奶会向他们解释,如果他们能在今世尽力把所有的事做到最好, 来世就会非常舒适,不用再回到过去,这些也是我们能够带到来世的善业。

奶奶不仅将内在的功德、打坐修行实践到完美,还将外在的功德、女管家导师之职责发挥得淋漓尽致。奶奶在主管厨房事务时,无论是对盘子与勺子的摆放或收回,都会要求整洁有序。曾有来自外国的居士,在进入寺院的厨房,看见所有的用具都分层摆放,整齐有序后,不由发出吃惊的感叹声,将这个现象以写作和聊天的方式传扬开来。

一群毕业的大学法师建立了一所大寺院的消息传开后,传到了管理那一县的长老法师的耳朵里。有一天,他就亲自来视察在管辖区域内的这所寺院。此次来访,他除了察看厨房和厕所以外,没有看别的地方。当他打开厕所门看一看之后,立即说道:“这所寺院很好,未来一定会兴盛。”

奶奶对清洁卫生非常的重视,在建立寺院的初期,所有的工程还没有竣工时,她对各种小事也从不疏忽。例如鞋子和扫把的摆放,抹布的晾晒。她曾对施命法师说:“已经有信众来寺院了,但寺院的卫生还需要注意,特别是在星期天,令大批信众留下好印象。寺中的大部分比丘也是刚出家,还在接受训练,因此暂时不能教导信众。却能保持寺院的整洁,让信众留下好印象,让寺院四处郁郁葱葱,给信众提供优美的修行场所,在各方面都做好榜样,包括细微的小事情。将寺院里所有的事情整理好,从摆放鞋子开始。试着去观察一下,去到何处都可以看见满地乱放的鞋子;当鞋子乱摆,扫把、抹布和垃圾桶也会乱摆。如果是如此,来打坐的信众看见后,会很难立即将心静下来。当心能静定下来时,时间也过去一个小时了。打坐后睁开眼睛,又再看见这凌乱的环境,打坐所体会到的内在经验,也会很快就消失。

如果将这些事情处理好,大家的心也会宁静一整天,打坐时心会平稳而自然地进入身体中央。试一下吧,我尝试过这种做法,对我很管用。因为这是心的自然性。虽然信众来到寺院,可能没机会听到开示,却看到整洁的寺院,他们的心也会感到舒适,把这份轻松自在的心情带回家。”

法身寺之所以能兴盛至今,都归功于奶奶和寺院的开山先锋。他们看到制定寺院制度的重要性,看到宽松的纪律而会导致不良的后果。所以他们才制定法身寺的基本寺规,让那些新来的人,第一天来也能遵循这个原则。例如脱下鞋子时,旁边会有牌示标明说此处是脱鞋处,有图片指示如何将鞋子摆放整齐,有时还安排义工给予指引。当信众们清楚寺院规则,寺院就不用再设任何守则,这些守则最后会自然而然地成为寺院文化的一部分。

奶奶除了培养弟子的道德之外,也不忘培训寺院的工人。她从没有认为他们只是来帮忙建立寺院的工人,而是希望他们也能了解功德,培养良好的德行,成为跟随他们到来世的美好善德,因此工人们非常敬重奶奶。

有如以下这则事例。有一天,奶奶问种树的工人说:“当你在种树时,你在想什么?”他回答:“我愿此树不会枯死,使施命法师不会对我们发脾气。”奶奶又问另一个人同样的问题,所得到的答案是:“希望此树不要枯死,能够快些长大,那我们就不用再重新种树了。”“那你怎么想的呢?”她又接着问了第三个人。那个人回答说:“我愿这棵树不会枯死,快些长大,让路过的人能在树荫下休息。”第四个人则回答:“我愿无论谁在这棵树下打坐,都能快速清晰地看见内在的佛像。”“嗯,这样就对了,你可能和其他人用同样的力气,领同样的薪水,但你所得到的功德却比别人多。”奶奶对工人所进行的这些教诲,也就如同在指导修波罗蜜者:无论做什么,无论是行、坐、卧、立,都应该心生善念,避免不善的念头。

除了教导功德之事,奶奶不喜欢寺院出现乱搞男女关系之事。有时候,她会和施命法师一起去巡视寺院(当时还没有优婆夷住在寺院中),有一次,她看见一对年轻的单身男女工人正在相互玩闹。男生故意拿着小泥块扔向女生,女生也故意拿小泥块仍向男生。不久男生又拿着树枝轻轻地打女生,女生也时而拿着树枝打一下男生。奶奶见后就指责并告诉施命法师说:“ 您不应该放任他们这样玩耍,会给寺院造成不良的影响。起初相互扔小石块,不久就用小木条轻打对方,之后会转变成用手打彼此,用手牵着彼此。起初也只是牵着手,之后就会是全身,最后就会有家庭和孩子,他们会这样一点点的得寸进尺。所以,以后见到这种相互玩耍的情况,就应该赶出寺院,不然寺院就会出现男女关系混乱的现象。

法身寺是提供有德行的佛教徒修行的地方,打坐修行则应具足纯净的身口意,利于证悟佛法的环境。如果寺院内出现有乱搞男女关系的现象,人就无法静定下来,良好的修行气氛也会荡然无存,甚至还会失去团结。因此,奶奶对这方面的事情要求非常严格。

有一天,正值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施命法师路过奶奶的精舍,看见奶奶正在为精舍周围的树翻土,于是就走进去,站在奶奶的身后,过了大约四、五分钟后,奶奶突然转过头来,施命法师也立即向她问道:“奶奶,您岁数大了,还给这么多树翻土,难道不累吗?”“不累的,法师。我一边做一边观想,所以不会累。”“您在观想什么事情呢?”“奶奶一边给树翻土,一边观想内在的中心,望进法身的中心,利用宿命通观想过去世的每一尊佛陀是如何修波罗蜜的。 然后奶奶会以此为榜样,检讨自己的缺点,最后改进,让自己越来越圆满。”

奶奶是一个终生都在训练自己的人。作为一位卓越的修波罗蜜者,应追忆每一尊佛陀的是怎样修波罗蜜的。因为要想证悟成佛,拿佛法来教导自己与世人,就得让自己尽力做到最好。要训练自己做到最好,也只有一条路,就是让自己越来越纯净,每天都做到最好。当我们以佛陀为榜样后,就应像佛陀那样训练自己,如此才符合这个不断纯净与圆满的修波罗蜜者之身分。

佛历2524年(1981年),奶奶和团体创建寺院已经十年有余,在这期间,大家成功地排除万难,历尽险阻,让寺院逐渐发展壮大,成为了一座优雅、宁静、阴凉的寺院,让信众们能够快乐的一同修行打坐。

即便奶奶的岁数逐渐增大,依然精神抖擞,很会安排自己的时间。她依然如此前一样,大约凌晨四、五点,就起身打坐,接近黎明的时候,会处理一些身旁的小事。大约早上六点,侍者就会拿托盘装早餐来精舍给奶奶食用。在早餐之后,奶奶就会戴上白色的针织帽子和白色的针织围巾,穿上袜子和鞋子,到寺院的厨房去巡视。如果哪天比较冷,奶奶就会戴上手套,穿上更厚的袜子。奶奶所穿的所有服饰,会有专门的弟子服侍,维护身体的健康。奶奶非常地勤奋, 她经常会穿上工作服后,到精舍的旁边除草。有时就去将路边新长出的树苗,挖出来放入袋子中,拿到别处去种。奶奶说:“这些小树苗都非常的好,放着不管会被小鸡啄掉, 把它们挖出来,让义工们拿去种。要多种树,让寺院绿树成荫。奶奶很爱护树苗,但很多寺院的树苗都被鸡和孔雀啄吃了。于是奶奶就让人在精舍的旁边搭建了一张矮床,用来放装树苗的袋子,以防被鸡吃掉。

充满敬意的奶奶

奶奶是一个严格自律的人,对人对事都保持着谦恭的态度。 即便这些寺规是自己亲手制定,她依然会严格地去遵守和执行,不会以自己是住持导师的身分自居,凌驾于寺规之上。 每当奶奶在教导佛法、接待访客或空闲时,都会谦虚地说:“现在我只是个寺院的住客,必须跟你们一样遵守寺规。作为寺院的一分子,住持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奶奶从不享受特权,严格遵守寺院,喜欢以此来训练自己。即便奶奶是两位住持和众比丘的导师,但每次她在与住持或寺内比丘交谈时,她都会双手合十表示礼敬。除此之外,每当她遇到信众,也都会先向他们合十问好,从不摆架子。

在佛历2530年(1987年)的一个早上,当法胜法师在吃早餐时,奶奶前来拜见师父,对他说:“住持,我想了两、三年了,我想当功德衣法会的主席。今年我快八十岁,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请让我当一次功德衣法会的主席吧。」法胜法师看见奶奶的态度,如此谦卑,深受感动,便回答:“您就去做吧!我为你做功德衣法会的主席而高兴。”奶奶为此非常开心,但没几天她就来告诉法胜法师,说她不能胜任。她解释:“ 这样可能不合适,还是让其他人来担任吧!我是寺中人,通常功德衣法会的主席都是由寺外的在家居士担任的。」法胜法师就告诉她说:“奶奶,您是寺院的创办人,如果你来当功德衣法会的主席,每个人都会很高兴。 你就放心去当功德衣法会的主席吧,这样大家都会替你高兴的。”如此奶奶才答应地说:“善哉!”

从此之后,奶奶每到一处都鼓励他人和她一起供养功德衣法会。她吩咐侍者载她到泰国北部与南部各府,拜访所有的老朋友和弟子,鼓励他们一同来供养功德衣。供养奶奶会得到很大的功德利益,因为她在佛法上有很高的成就,有无量的法身在奶奶的身体中央,所以供养她就如同供养无量诸佛一样。之后,在佛历2531年(1988年)11月6日,奶奶终于如愿地成为功德衣法会的主席。那天,寺院里来了许多信众,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且每个人都法喜充满地参与了法会。

供奉北榄寺祖师

由于培养善人坚持不懈,取得很大的成果。各阶层和各年龄层的人,对佛陀的佛法与教诲生起信仰心,来到法身寺修习三藏经与打坐, 不断将法身法门发扬光大。寺中的事务,例如弘法、成员培训以及建筑工程也不断地发展壮大,让寺中的修波罗蜜者,包括比丘、沙弥、优婆塞、优婆夷以及义工也在慢慢地增多。那时候,奶奶的身体状况虽不再支持她如此前那样,每天都去巡视寺院的工作。但八十高龄的她,依然坚毅有神,心怀崇高的德行,使她依然能够乘坐三轮车,轻松地处理这个事务。侍者也蹬着三轮车,带她到寺中她想去的地方。之后,法胜法师想对北榄寺祖师致以最崇高的供养。在修习法身法门的时候,师父一直心想,如果没有祖师在佛历2460年(1917年)10月的月圆之日,以奉献生命的精神,证悟失传已久的法身法门,使之再现人间。弟子们可能没有机会学习,了解佛教的本质,没有机会认识奇妙的内在经验,也没有机会听闻、证入自己内在的法身。这就是真正快乐的发源地;是高尚智慧的发源地;是消除烦恼、到达纯净的必经之路。因此,为了表达对法身法门发现者的无限感恩,提供四方信众顶礼膜拜,法胜法师决定塑造一尊纯金的祖师金身。当师父将此事告知奶奶,她非常法喜的说:

“很好,我孜孜不倦地教导弟子证法身法门,花了二十多年建立法身寺,不曾停过,为此曾营养不良,劳累过度。这些都是因为一心想表达对祖师的崇敬,这是细腻的一面。至于粗糙的那一面,奶奶一直想找机会去建造什么来回报祖师之恩德,但一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因此,当您宣布要塑造祖师金身后,我决定召集所有的信众,一起来完成塑造祖师金身的功德。”

之后,法胜法师和奶奶以及全国弟子,为了表达对祖师恩德的无限崇敬,便齐心塑造一尊重达一吨的祖师金身。在1994年2月25日,恭请北榄寺现任住持帕拉探般若波谛(音译)法师来到法身寺当法会的主席。

修建百万人共修大法身舍利塔

在塑造祖师金身的同年,法胜法师又宣布要建筑一座大法身舍利塔,使之成为全世界佛教徒聚集禅修之地。奶奶觉得此项决定非常有意义,全力支持。当时奶奶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如往昔,她的心依然坚毅,充满着法喜,想和团体一起继续地修波罗蜜。除了建大法身舍利塔以外,法胜法师还宣布要再建两座建筑物。这两座建筑物分别为,安放祖师金身的祖师纪念堂,以及在重要节日时,能容纳十万信众参加法会的国际法身禅堂。在进行这三项工程的同时,也着手将法身法门弘扬至全世界。现今,弘扬事业已经慢慢扩展到几大洲,例如亚洲、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和非洲。

即便法身寺已经成立三十多年有余,在工程建筑、弘扬佛教以及人员培训上的工作,从建寺之初,就一直是非常艰巨的法务,现今看似比此前还要艰巨上百倍。这些都是因为法胜法师和众弟子,都在一同努力想让这三项法务,能够同时取得圆满成功,实现大家尊敬的奶奶之愿望。奶奶投入全部的精力创建法身寺,是因为想让它成为弘扬法身法门的中心,实现祖师所嘱咐的:让全世界的人,实现真正的和平。

奶奶继承祖师想要将法身法门弘扬至全世界的愿望,法胜法师也继续将此愿望传承下去。奶奶是一位心灵纯净、德行圆满崇高之人,为社会和国家谋福利,是紧随奶奶脚步、修波罗蜜者之楷模。

奶奶是法身寺一切成就的源泉,如果没有奶奶,就没有如今圆满的法身寺。

夕阳西落,将近九十岁的奶奶让侍者开车带自己去看即将竣工的大法身舍利塔。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以奶奶为领导的团体,都将投入全部身心去克服它。两年之后,也就是佛历2543年(2000年)4月22日,举办了第一次大法身舍利塔建成庆祝盛典。当时奶奶已经无力行走,只能坐着轮椅参加。在圆寂前,奶奶终于如愿地看到了大法身舍利塔竣工。庆祝大法身舍利塔落成的典礼当天,侍者全天开车,带奶奶到各个角落去参观。望着大法身舍利塔上三十万尊金光灿灿的法身佛,望着与会的十万位比丘和沙弥,以及从四面八方赶来随喜的几十万位信众,她笑容满面,两眼中充满着无限的法喜。

大法身舍利塔历经千锤百炼,得以圆满落成,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奶奶被称为“独一无二”,也是当之无愧。

奶奶圆寂

在举行大法身舍利塔庆祝典礼的两、三年前,奶奶已经快九十岁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身体也开始走下坡路,常常会说:“我想回家了。”但法胜法师依然慈悲地请求奶奶,要继续坚强地活下去,这也是为了期望奶奶能看到大法身舍利塔圆满落成,最后奶奶也欣然地答应了请求。

当大法身舍利塔庆祝典礼结束之后,奶奶法喜又开心。虽然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但她的心依然坚毅,沐浴在佛法之中。佛历2543年(2000年)9月10日星期天,奶奶安详地离开了人间,享年九十二岁。基于对弟子们无限的仁爱,让她孜孜不倦地慈悲教导,长达数十年。

法胜法师对奶奶心怀崇高的感恩与爱戴,让他和众比丘、沙弥、优婆塞、优婆夷以及全世界的所有弟子,奉献身心,投入一年多的时间,在佛历2545年(2002年)2月3日为奶奶举行盛大完美地恭请圣火仪式,以此来报答奶奶无量的恩德,向世人宣示奶奶的伟大德行。

当天恭请圣火仪式是法身寺成立以来举办的盛大法会之一。有来自全泰国三万所寺院,总共十万位出家人同时作为福田,让十万在家众供养食物与布施品;还有来自世界各国的众多高僧,一同来参与此次法会。如此多的僧人一同来集合,是泰国成立以来,佛教历史上未曾出现的。当天是众弟子对奶奶表达最高崇敬的一天,有机会目睹十万比丘聚集的场景,真可谓是无上见,即卓越之见识;有机会向十万比丘供养布施品,真乃是无上利,即卓越之收获;得到十万比丘的诵经祝福,真乃是无上闻,即卓越之听闻。

荼毗法会是泰国佛教史上最为盛大的法会之一,展现了法胜法师与众弟子对奶奶的感恩。即便奶奶已经圆寂,但美好形象永远深藏于每位弟子的心中。为了能如愿地将祖师传给奶奶的法身法门,弘扬至全世界,法胜法师依旧为此精进奋斗。每个人也会铭记奶奶对众弟子与世人的功绩,不会忘记如果没有奶奶,就不会有法身寺,我们今天也不会一同幸福快乐的修波罗蜜。

法身寺创办人詹.孔诺雍优婆夷老奶奶的一生,充满美好与传奇。她的出生为后续修波罗蜜者,树立了自我教导的伟大楷模。 老奶奶教导弟子的良言,一字千金,价值连城,让人听完后就想跟着实践。以下汇辑几段奶奶的良言,是她一生教导弟子的其中一部分,希望学员们能以此为禅修典范,让自己在修行之路上,取得宝贵而纯净的经验。

奶奶的心清澈明亮,如中午的太阳一般温暖人心。在日常生活中,若以奶奶为榜样,遵循其修行准则,持守清净的身、口、意,那么我们的心也会变得透明光亮,点亮自己的生命,迎来吉祥美好的幸福人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