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le Blog Title

This is a single blog caption
9
Oct

泰国得道高僧–帕蒙昆帖牟尼祖师传奇(上)

       帕蒙昆帖牟尼祖师在泰国家喻户晓的得道高僧,无论是在家里、车里,办公室里,还是身上都会安奉或佩戴祖师的法相,以求祖师加持庇佑。接下来给大家介绍关于祖师的传奇一生。

1. 悟道

……无论如何,今天我一定要证悟三界导师佛陀所证悟的正法,否则我将奉献生命,以报佛恩……

 
       此时正是泰历十月的月圆之夜,在明灭闪烁的星空中,皎洁的满月高悬着,散发出温柔的光辉轻抚大地。河面在柔光的照拂下,映现出一道金碧的清影。微风吹来,掀起阵阵的涟漪,连绵不绝地传送到岸边。倾盆大雨在黄昏时刻才停歇,草叶上还留着点点滴滴的水珠,水珠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犹如钻石散撒遍地一般的晶莹亮丽!

 
          在挪它布里府的芒库威寺 (Wat Bangkuvieng) 里,万籁俱寂,幽然宁静,只有隐约的唧唧虫声从寺外传来。月光从大雄宝殿的巨型窗口照进去,使得殿内一片朗然,金刚宝座上的佛像及各项摆设清晰可见。

 
        在佛像前方的地上有一位比丘跏趺而坐,他端身正意,寂然入定,那凝注不动的样子犹如一尊雕像,无视于时光的悄悄流逝,他已经静坐很久、很久了……。

 
      午夜已过,倾斜的月光照射到他的身上,渐渐地,他的全身清晰可见:年龄大概三十余岁,中等身材,额广面阔——乃是智慧卓越的瑞相。清风拂来,袈裟的一角微微飘动,就在此时,隐约间听到一声轻叹,接着从他的嘴角慢慢浮起一丝会心的微笑,在他凛然肃穆的脸上现出发自内在法喜的怡然自得。他深深地慨叹道:

 
      嗯……,原来难就难在这里,使得众生不能觉悟!受、想、行、识四蕴必须凝聚在同一点,心若止歇,妄想即息灭,妄想若息灭,觉悟即现前。

 
     话声才落,他又立即安身入坐,驱开心头的喜悦,闭上双眼思惟佛法,由正面及反面重复地验证刚才的悟境,直到确定是如法无疑为止。这个成果来自十一年的策励精进,果然是功不唐捐!


2. 早年的生活

生来为求摩尼,遇而不取,生来何为?有求即欺妄,戏论皆陷阱,令心挂碍。无求舍戏,速离贪欲,正直如法行去。

                                                  家世

       佛历二四二七年十月十日,在泰国素攀府颂丕农县的乡下颂丕农村,一个可爱的男孩诞生在一户姓弥给诺的家庭里,取名梭,在这个家庭里他排行老二,有一姐三弟。他诞生时有一项异于常人之处,即出生之时并没有啼哭,他是那样静悄悄地来到人间,似乎象征着他诞生的目的是要拭干世人的眼泪,并非为了哭泣而来。
颂丕农村位于四周有河道环绕的小岛上,地形特殊,犹如莲叶,河的对岸就是颂丕农寺。
      男孩子的父亲名艮,母亲名素在,家里拥有两艘平底货船与数名雇工,以运输与买卖稻米为生,每个月要往来于颂丕农县与隆西、曼谷或那空猜昔府两、三趟之多。弥给诺家的信誉很好,米商们都愿意赊帐,等他们将稻米卖出,回程再还钱即可。

                                                 童年

他的大姐回忆到:当梭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对周遭的环境保持高度的警觉与认知。

 
有一天晚上,保姆抱着他在院子里赏月,婴儿伸手指着月亮,并发出「呵!呵!」的声音,保姆想婴儿恐怕是要月亮吧,就哄着他说:「哦!你要月亮是吗?等一下我去摘给你。」看着保姆的表情,听着她说话的声音,婴儿灵光一闪,意会到保姆正在撒谎,根本不可能摘月亮来给他。

 
基于母性的禀质,一般女性见到婴儿总喜欢抱起来亲昵一番,或捏捏婴儿柔嫩的脸颊。也许是宿世出家修梵行的习气所致,还是个婴儿的梭就讨厌其它的女性来抱他。但是小小的婴儿如何能阻止大人们的行动呢?他有一个办法来表达他的抗议:每当有别家的女孩来抱他时,他的小手就抓住她们上衣的衣角,紧紧不放,除非将他放下,他才肯松手。来抱他的女孩都讶异于婴儿这种抗拒的举动,若要勉强抱起他,就有使自己肚皮裸露之虞!只得将他放下。几次相同的经验之后,也就没有女孩敢再抱他了。

 
在他一岁时,有一天想吃点心,就吵着找妈妈,负责照顾他的家人安抚他说:「母亲去田里工作了!」听了这话之后,他马上停止吵闹,因为知道母亲为生活而奔波忙碌,他必须听话,让母亲安心工作。从那时起,他再也不吵着吃点心了。可见他从小就是一个懂事乖巧的孩子。

 
他是个意志坚强的小孩,当下定决心要做某事时,他一定会坚持到底,直到成功为止。曾经有一度他帮母亲看守牛群,每次发现有牛只走失时,他必定将牛寻回才回家,哪怕是寻到天黑。尽管他只是一个年幼的小孩,他却能无所畏惧地冲入邻居的牧群中,找回自己的牛只,然后兴高采烈地骑在牛背上,踏着晚霞,赶着牛群回家。

 
不只有强烈的责任感,仁慈的心肠也是他的天性之一。每天早晨他必须帮助父母耕田,直到接近中午十一点钟时,他总会抬起头来观望天空中的太阳,以确定休息的时间。他的大姐往往指责他借机偷懒,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只有老一辈的人方能了解他的心情,新生的一代往往不懂得细心照顾耕作的牲畜,诚如谚语所说的:「十一点能杀死水牛」。

 
对于他与老一辈的人而言,当十一点钟佛寺报午的钟声响起时,仍然让水牛耕田是过分的苛待!他坚持自己的原则,不管别人怎样说,一旦看到牛只因过度的工作而疲惫不堪时,他必定会领着牛只到河边去痛快的洗个澡,然后放它们去吃草。

 
等到年岁稍长时,他跟着父亲的船只来往于各个交易地点,帮忙划船、搬运等杂务,直到九岁。

                                               教育

九岁这一年,他才有机会接受正式的教育。母亲将他送到对岸的颂丕农寺,由他出家的叔父教他读书写字。在当时教育不普及,一般人没有学校可就读,比丘是唯一可从学的老师。

 
那时的比丘往往不会在固定的地方长久居住,因此,几个月后他就跟随着叔父行脚到另一所佛寺。后来他的叔父又再行脚到曼谷对岸的吞府,因为距离故乡远,所以这次梭没有同去,而留在佛统府——他父亲这一代的故乡,由邦巴寺的萨法师指导、照顾他。凭借聪颖的天资与勤奋的精神,很快地他就掌握了泰文与古高棉文,并能流利地阅读与书写。

 
他是一位自动自发的人,从来不用别人鞭策,就能砥砺自己,勤勉向学,这显然不是一生一世就能修得到的性格,而是多生累劫以来追求智慧,清净身心,积聚福德资粮所熏修而成的。这也是他后来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能够精进修行,再次发掘出佛陀失传已久的入法身法门的重要因素。

肩负重担

在他十四岁这年,突然传来父亲逝世的消息,于是他由邦巴寺返回颂丕农村,身为长子的他从此担负起维持全家生计的重任。因为梭的智慧、果断与领导才能,不久他就赢得族人与雇工的尊崇及爱戴。

 
有一次,他姐夫的雇工偷窃一千铢并逃匿而去,梭带领警察彻夜追踪,并以勇敢与机智将小偷擒到,追回了所有的失款。

 
梭是一个不断追求上进的人,从来不因现有的成就而自满,他经常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参与别人修德行善的行为。当别人的成就高过于他,他至诚地恭贺他们,并且努力效法,所谓的「嫉妒」似乎从未在他的脑海中出现过。反过来说,遇到别人受苦落难,他会主动帮助他们,给予忠告与引导。

 
勤勉认真的工作态度使得他的生意蒸蒸日上,收入不断增加。

性命攸关

世事无常,世间的财运当中总是夹带着风险,并非永远一帆风顺。

 
在他十八岁时,有一次卖完稻米后,他携带着所得到的款项,与雇工们划着两艘空的货船逆流而上,准备回去颂丕农县。然而不巧的是,他们遇到暴涨的洪水,无法循原路回去,必须绕道而行。而绕道的途中必须经过一段经常有盗贼出没的狭长河道,这段河道还布满了急湍与伏流,是船员们熟知的险恶地带!所谓「流急岸狭盗贼多」,只有少数的船只能够幸免于遭劫之难,通常他们必须雇佣保镖来保护自己的生命与财产。

 
这一天,梭的两艘平底货船是唯一在这条河道上航行的船只!当船转入狭岸之间的湍流时,四周立刻弥漫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氛,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梭的眼前!他命令 一个雇工跟他调换位置,到船尾去掌舵,他深知强盗的战略——必定先对船长或舵手开枪,假如他继续留在船尾,恐怕很难幸免于难!

 
他的船继续在偏僻荒凉的急流中航行,梭手持长枪,大步走向船侧前桨手的位置,当他拿起划桨之时,罪恶感在他心中生起:

 
这些雇工为我工作,每个月只赚到十至十一铢的薪资,剩下的钱财全归我个人所有,既然如此,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怎能让他们先去受死呢?人皆爱命,更何况他们的妻儿正等着他们来养活呢!

 
于是他将船尾的雇工叫回来划桨,他自己坐在船尾掌舵,并将长枪横搁在膝上。船只飞快地向前航行,转眼已接近狭道的出口……眼前一亮,河面顿然开阔,岸边挤满了因涨水而停泊的船只,商贩们的叫卖声此起彼落……危险的时刻终于过去了!

 
虽然他已经安然脱险,但是这一段性命交关的经验使他深深地为自己的同伴感到悲哀——受这么大的折磨只是为了赚取一天的工资!

 
我的父亲不也是载着同样的货物,冒着同样的危险,航行在同样的河道上,直到他生命的末日吗?他不是也同样遭受过这段险航的折磨吗?从他这段生命的前车之鉴中,我难道不能记取一些教训吗?每个人终其一生辛苦忙碌,只是为了追求物质享受与财富,我们的价值观深深地被物质与财富所熏染,不知从何时开始?亦无穷尽的一天!开始创造物质与财富的人早已死去了,而这些对于卧在坟墓中的他们又有什么价值呢?我的父亲死了,不久的将来我也同样会死去!

 
现在,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活到明天,见到太阳!但却仍然要像其它人一样,无休止地追求昙花一现般的财富!在我临死之时,即使是最亲爱的亲人与好友也只能袖手旁观,爱莫能助,能改变自己命运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我自己!

          出家

         绝大多数人还在蒙胧之中——正在熟睡,而证悟法身的人都已觉醒,他们是真正的梦醒者,具备法身却不求证悟的人,注定永远留在睡梦中。

出离心

十九岁的这一年,在驾船买卖往返途中,因经历险道而令梭感受到世间的无常,与现实生活的虚幻,于是生起厌离尘俗之心,但是基于对家庭与母亲姐弟生活的关怀,使他无法骤然舍弃肩上的重担,他只有至诚地祈祷着:

 
切莫令我在出家之前死去,愿此生得以出家,出家之后,愿终身为僧,决不舍戒还俗。

 
然后他辛勤工作,积蓄大量的钱财,直到足够提供母亲姐弟终身所需的费用。在那个时代,如果一提到:「弥给诺梭」,县里几乎是家喻户晓,所指的就是这位勤奋忠厚、仁慈慷慨的青年米商。此时,他正处于财运亨通,前途光明美好之际!然而,世间的这一切荣华并不是他所追求的,因为在他的心中早已立下宏愿,将要割舍一切尘劳与眷恋,披起象征圣者阿罗汉战胜烦恼的旗帜——袈裟,来学习佛陀的正法,直到证悟为止。

出家

二十二岁这年,即佛历二四四九年,公元一九○六年八月初,他如愿出家受戒于素攀府颂丕农县的颂丕农寺,法名:湛塔萨罗。

戒师:帕阿赞 滴

素攀府巴度善寺

竭磨师:帕喾温雅孥优

(醸‧尹塔绰多)

素攀府颂丕农寺

教授师:帕阿赞 浓‧因他素宛诺

素攀府巴 颂丕农寺

湛塔萨罗比丘出家后的第二天,就开始跟着颂丕农寺的经师——浓因他素宛诺法师学习禅法,这位经师是当时传授禅法的前辈法师。湛塔萨罗比丘开始钻研巴利文藏经,并背诵经论与戒条。不同于其它比丘的是:他不但认真研究教理,而且精进静坐修行,在解行两方面没有一天放松过。

 
颂丕农寺学习的方式只注重背诵,无法翻译佛经中的意义,因此在第一年的雨季安居2之后,他到曼谷的契度彭寺去居住,以便进一步研习经藏。

 
在离开颂丕农寺之前,他将一部Mahasatipatthana Sutta(大念住经)封藏好,以备将来当他能融会贯通,流畅地翻译全经之后,就要结束巴利文藏经的钻研,全心全力投入在静坐修行当中。

空钵与大愿

湛塔萨罗比丘在契度彭寺的研学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顺利,生活上的艰难往往能干扰学习的进行,饮食不足是最主要的问题:有时他托钵所得到的食物只有一个橘子,有时甚至托空钵,整天没有进食!这必须讲到当时社会的背景:那时与现在不同,住在乡村与森林的比丘所得到的供养比住在城市的比丘好,城市居民并非每日固定,只是偶尔才供养比丘。

2 雨季安居—佛陀制定比丘在每年的雨季之中,有三个月必须定居在一处专心修行,汉译为:结夏 安居。

但是因为住在城市能得到更好的学习机会,乃至僧衔、地位等,所以仍有许多比丘住在城市中。

 
有一回,在挨饿了一整天之后,第二天他依然托空钵。从早到晚辛勤地学习与修行,再加上连续两天没有进食,使得他饥饿不堪,他不禁纳闷道:

 
当一个人舍弃世间所有的享乐,出家持戒修行以延续佛法的慧命,难道这样的发心反而会使他遭受饥饿的折磨吗?

 
死亡的阴影再一次出现在他的心中,但他毫不惧怕:

 
如果我因为得不到这些无情市民的布施而饿死的话,也不算是白死,至少我可以成为激起他们仁慈心的牺牲者,如此在未来,将使其他的比丘能得到充足的食物。

 
第三天他再出外托钵,这次他得到一勺子的饭与一根香蕉,他以仅剩的一点儿力气拖着饥饿疲惫的身子回来,坐在自己的僧寮前,准备享用托钵得来的这一点儿食 物,当他做完进食前的省思之时,一只身上长满疥癣的流浪狗映现在他的眼帘——瘦骨嶙峋,饥饿乏力的样子,显然已经挨饿多天了。他对这只狗说道:

 
我们两个是同病相怜,都是已经饿到极点了,就让我们分享这份食物吧!

 
然后就毅然决然地将饭与香蕉都各分出一半,送给这只病狗,同时内心发愿说:

 
以此在逆境苦难中坚持修行布施的功德,愿我永远不再受饥饿的困扰。以我持戒清净与真实言语的力量,愿从今以后不再托空钵。

 
虽然这只狗可能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但是它却只吃了分来的饭,至于那半根香蕉则丝毫未动。湛塔萨罗比丘觉得有些可惜,很想将香蕉拿回来吃,可是忽然想到:依照比丘应有的威仪,给出去的食物不应再收回来吃,除非有在家居士再一次亲手供养,将食物授与比丘。然而当场并无任何在家居士,只好作罢。

 
因为净戒与实语的力量,从那一天起,湛塔萨罗比丘真的不再托空钵了,而且往往还有多余的食物能够分给其它比丘。有鉴于自己与其它比丘所遭受饥饿的困境,促使湛塔萨罗比丘发起大愿:

 
将来有一天,如果得到施主的赞助,我将在佛寺里建造一间厨房,以饮食供养研学与修行的比丘,让他们能专心修学,不必担心下一餐的着落。

 
在此之后过了十多年,他才终于能够实现这个愿望。


深入经藏

教育能改善人的生活品质,知识就是庞大的遗产,是一般人都能得到,而且是终生受用不尽的!

勤学不倦

 
当时比丘与沙弥的教育情形是:首先要背诵巴利文经典,其次要背诵文法,然后才开始正式研究经典中的含义。湛塔萨罗比丘很快就完成前两项的基本课程,并开始研究他的第一部佛经——《法句经》。

 
求学经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学生必须自己寻找老师,教学课程不在教室里进行,而在老师的住处,万一老师所住的佛寺距离遥远,学生就要忍受长途跋涉之苦,远道来求学。每天用过早餐之后,湛塔萨罗比丘就从契度彭寺坐船渡过湄南河,到对岸的晨曦寺上课,十一点钟返回契度彭寺用午餐。下午到马哈塔寺听课,至于傍晚的课程,有时在素塔寺,有时在三盘寺。到了晚上,还要回到契度彭寺上一天中的最后一堂课!然而在一星期中,并非每一天都有如此紧凑的课程。

 
无论上课的地点有多远,肩负的经书有多重,以及他的身心有多么疲累,湛塔萨罗比丘从来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堂课,肩背着佛经的他成为湄南河渡轮上的常客,连码头主人都佩服他求学的毅力!他的毅力让许多渡轮的常客生起信心,很多人要求他每天早晨托钵时,务必要走到自己的家门口,以便能供养饮食给他。并有人主动提供他日常生活的费用。最热诚的施主是一位名叫峦的商贩,发心每天供养他早、午餐。

自力办学

 
湛塔萨罗比丘精勤研学,贯彻不懈,数年如一日,愈来愈多人被他的毅力所感动,都想办法要供养他,他不但每天享用到充足的饮食,而且还得到金钱方面的供养,所得款项之多,使他能够在契度彭寺里办起一所私人的巴利文学院——以他自己的僧寮作教室,并延聘优秀的法师来教授巴利文(从第一级至第五级),至于供养给法师的教学费用与招待学生所用的开销全由他一人负 责,共计有十多位学生来上课。

 
可是不久,泰国的僧人教育发生改革,长老委员会颁布一项决案:将注重巴利文文法的研究,而非像以前的自由翻译。巴利文的考试方式亦由口试改成笔试。契度彭 寺为了要跟上潮流趋势,只得将寺里的各个私设学院合并为一,于是湛塔萨罗比丘的巴利文学院只好随着停办,尽管如此,湛塔萨罗比丘并不因为课程改变而忙乱,他努力适应新的形式,并且时时给予后学启示与鼓励。

解行并进

 
虽然湛塔萨罗比丘非常专注于经典的研究,但在修行方面他亦不放松,总是尽量腾出时间来静坐。每逢佛日3,没有巴利文课程,他就到各佛寺去参访、亲近指导修行的明师。

 
不管是哪一位高僧大德,只要是受到众人的推崇,他都尽可能跟随,并亲近请法、虚心学习。像:札嘎弯寺的前任住持——帕蒙昆提帕牟尼﹙梅﹚法师、契度彭寺的帕库扬乌伊拉﹙博﹚法师、吞府拉空汤寺的帕阿旃行法师、北碧府他吗 胶县考迈寺的帕阿旃本法师。

3 佛日即阴历的初八日、十五日、二十三日、月底 (即二十九或三十日),佛教徒往往在佛日特别加强行善、持戒、修行的工夫。

 
上面所提到的这几位法师,在修行佛法方面都很有成就,是德高望重、精通经藏、持戒清净、威仪严谨的大德比丘,追随他们学习的弟子众多。湛塔萨罗比丘——也就是后来的帕司乍能县北榄寺住持,一一去追随这些大德参究学习,直到穷尽他们的所知所能。

 
「接下去还有吗?」每一次当他精进修行,领悟并达到该禅法的最高境界时,他总是提出这个问题。然而,每次都得到类似的回答:

 
「没有了!你已经学完我久经努力所学来的佛法。今后,你就帮助我一起来指导门徒吧!」大德们总是这样地告诉他。

 
某天,湛塔萨罗比丘在一处修行中心静坐时,在禅定中见到一团清澈纯净的亮光定在自己腹内横隔膜的中央。帕库尼亚那乌伊拉法师与帕阿旃行法师都印证他的成就,并推举他出来教导静坐,然而湛塔萨罗比丘尚未满意于自己的修行功夫,他想:

 
我的修行境界很肤浅,还未达到能够教导别人的资格。

 
之后他即拜别大德,继续翻山越岭地四处寻访,能够教导安心法门的善知识……。

为颂丕农寺作出贡献

 
湛塔萨罗比丘出家后的第十一年,在他四处游历参访的途中,不知不觉走到他出家受戒的佛寺——颂丕农寺。

 
回到颂丕农寺之后,他看到老一辈的比丘不重视研读佛经,新一代的比丘虽有心研究教理,却缺乏前辈的指导,往往必须远道去曼谷求学。于是不管其它反对的意见,湛塔萨罗比丘发起在颂丕农寺成立一所巴利文学院。这所学院在他设立的基金会的支持下,到今天仍然继续地办学。

 
他回忆起十年前封藏的 Mahasatipatthana Sutta(大念住经),如今湛塔萨罗比丘的巴利文造诣已经相当精深,能够将全经融会贯通,并且能流畅地翻译出来,了他的心愿——亦代表着他暂停经典的钻研,开始专心精进修行的时间已经到了。

修行证悟

止歇妄心是修行的主体,是涅槃道果的实质,能止歇妄心的人比行善持戒者更接近涅槃。

四方参学

湛塔萨罗比丘回忆道:假使当年他继续钻研经典,应考更高的巴利文等级,长老团必定会命令他担任教授巴利文的职位,如此一来反而会影响他的精进修行!所以,在他深入经藏的愿望圆满之后,湛塔萨罗比丘开始全心投入静坐修行。
抛弃舒适安乐的住居,他成为一名行脚僧,奉持头陀苦行,以净冶身心。
他学遍了许多明师的禅法,却仍然达不到所期望的证悟。在他内心里总有一种感觉:这些法门都是走迂回的远路,应该有更直接了当、切入中道的方法。于是他依据Buddhaghosa(佛音论师)所著的修行宝典《清净道论(Visuddhimagga)4》,开始自己精进的专修。

4 《清净道论》是南传佛教实地修行的主要依据。

功败垂成

有一天,湛塔萨罗比丘行脚到素攀府,在喜拉达那马哈塔寺附近的一座荒芜的古寺中,当他正要撑挂头陀伞时,看见一群孩童赶着牛群进入古寺。他警告这些孩童说:
不要让牛踏进来,否则你们就会造下严重的罪业!
然而孩童们不理会他,并且放肆地说:「别管他,这个比丘胡说八道,他只是想独占这个地方。」湛塔萨罗比丘用手指着地上,说:
你们难道不知道地下埋藏着佛像吗?要是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从那一点挖下去看看。
孩童们的好奇心油然而生,照着他所说的那一点挖下去,果然从地底下挖出好几尊佛像!孩童们看了不禁面面相觑,对这位比丘神准的断言肃然起敬,并对他们刚才无礼的态度,表示诚心的忏悔。
在这座破旧不堪,无人住持的古寺中,有上百尊大大小小的佛像,因为年代久远或受到恶意的破坏,大多残缺不全,或缺头部,或缺手臂……湛塔萨罗比丘见了于心不忍,感慨佛教的衰微与众生的恶业。于是他开始教导当地的人们修行静坐,宣扬布施、持戒、修行之后所引生的善报,并且鼓励大家本着虔诚的信心,合力修复这座古寺。
响应他的人士急剧增加,信众们基于虔诚的心,为了修复古寺的单纯目的而聚会,并募集大量的善款,这种举动在地处乡僻的素攀府是史无前例的事情。终于引起地 方政府的猜忌,将这项善举曲解为准备要进行叛乱的酝酿活动!素攀府的行政首长将此事报告管理全府僧团的长老——正好是契度彭寺的颂列帕宛那拉法师 (Somdej Phra Wanarat ),控诉湛塔萨罗比丘的行为不当,请求颂列将湛塔萨罗比丘遣调回去。
消息传到湛塔萨罗比丘的耳中,为了表示对政府的尊重,以及避免不必要的是非,于是他放弃修复古寺的计划,放弃他已经达到的这些成果,回到了颂丕农寺。

舍命精进

佛历二四五九年,他辞别契度彭寺的住持颂列普塔瞻(恳)法师,到暖武里府挽果县僻静的芒库威寺结雨安居,开始深入的专修。这天正是十月的月圆日,清晨出外托钵之前,他在内心发起精进修行的誓愿:
我出家受戒已经十二年之久,虽然每天努力修行,无论在解门的读诵藏经方面及行门的毗婆舍那5观修方面,没有一天间断过,却仍未能证悟佛陀的正法。我应该更加精进,以求证悟佛教的真理,若不赶紧精进修行,简直与懈怠放逸的人无异!
托钵回来之后,他迅速完成自己份内的种种任务,心中无所牵挂,就进入芒库威寺的大殿里静坐。并下定决心:
在未听到报午斋的鼓声之前,绝对不离座起身。

5 毗婆舍那(Vipassana Kammatthana)即观修。观照真理,发智断惑。

 
这时已经是上午八点多钟,湛塔萨罗比丘开始闭上眼睛,摄心正意,默念「三玛阿罗汉」的圣号。时间似乎过得很慢,身体也慢慢地感觉麻痹与酸痛。直到后来,感觉全身的肌肉紧紧地扭结在一起,每一块骨头好像要爆裂似的疼痛!他的心情开始焦虑不安:
咦!以前从来没有坐得这么难受!为什么才许下诺言:没听到鼓声就不离座,却会造成身心如此焦虑不安呢?和以前静坐的情况大不相同,从未如此痛苦过,何时鼓声才会响呢?
愈想心愈不安、动摇不定,有好几次几乎要离座起身了!但是,既然有诺言在先,绝不能就此放弃。初时,由于身体酸痛麻痹导致心情无法宁静,但仍然勉强忍耐,继续坐下去……。渐渐地,心慢慢地宁静下来,因为不再分神去想身体的酸痛,
随它去吧!这个身体也是无常变迁,迟早要死的,不管它了!……
最后,心止歇安住在一点,并见到一团清净明澈的亮光,大小如鸡蛋黄一般,呈现在身体内部的中央,此时内心有说不出的舒畅愉快!酸痛麻痹的感觉完全消失无踪,报午的鼓声正好也响起来了。
那天的午餐特别美味!不仅是食物的滋味,还拌搀着佛法的法味,使得内心沁凉舒畅!他一面用餐,而内心却忍不住往身体的中央看去……

喔!还看得到……咦!……这真奇怪!睁着眼睛一样看得这么清楚!在我静坐的经验里从没见过这样的大光明,实在找不到其它光明能与这种光明相比,即使是太阳光也还差得太远,有如萤火虫的微明,遇到灯笼的强光一样!
满怀的法喜使湛塔萨罗比丘忍不住一边吃、一边面带微笑。同时也使他想起佛陀所开示过的一句话:
『Natthi santi param sukham——没有任何快乐能超过歇心静定的快乐!』当心止歇之后,就生起宁静;心宁静了,就得到快乐。我这只是稍微的静心,已经得到这么大的快乐;如果能够进一步证悟佛法,那更是何等的快乐啊! 他内心思惟着。
「湛塔萨罗法师,为什么今天你一面用餐还一面微笑,你在对谁微笑呀?」另一位比丘很好奇地问。
「不是的,师兄,我正在忆念我们的教主——佛陀的恩德,忍不住内心的欢喜,所以微笑起来。」他避重就轻地回答。
「湛塔萨罗法师,您真是一位不放逸的修行人!连吃饭时也不忘忆念佛陀的恩德,这是念佛的随顺行工夫纯熟,如果佛陀仍在世的话,一定会在漏尽弟子大众之中称 赞你一番!」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彼此恭维一番,在他法喜充满的心中,更增添了几许欢欣的气息。
这一整天他都沐浴在喜悦轻安之中,时时刻刻都还见到清净的光球,在身体的中心照耀着。他稍微休息一会,以便晚间继续精进静坐。

立愿悟道

今天无论如何,假如我不能证悟三界导师——佛陀所证悟的正法,我宁可奉献生命,以报佛恩。如果这一次,我必须为法捐躯、舍命精进而死,正可以作为后代学法者的榜样,树立精进修行的楷模,也算是一项功德。
下午,僧众齐集诵完比丘戒之后,他觉得身心更清凉安乐!因为在戒律上如果有微细的违犯,或怀疑有违犯的地方,都能够在诵戒之前,对着其他比丘忏悔清净,而且听闻诵戒的同时,还能依照戒法来反省自己的身口业,使自己如法如律,纯净无染。
从下午开始就聚集在天空的乌云,越来越密集,眼看着不久就要下大雨了。他赶紧沐浴净身,并且整顿好个人的一切事务,以便心无挂碍,万缘放下。傍晚,当他跨 进大雄宝殿门坎的同时,雷声砰然大作,倾盆大雨从天直泻下来。这场大雨好像吉兆一般,显示他将在今夜证悟佛法,并且将以法雨遍洒众生,洗涤一切众生内心的烦恼尘埃。以及使失传两千多年的「入法身法门」重现世间,并再一次广宣此法门,利益全世界人类。
他开始盘坐在代表无上正等正觉大雄世尊的佛像前精进修行。面对佛陀慈悲的尊容,他立下了若不见法,宁死也不起座的大愿:
祈求世尊慈悲,赐予弟子正法的光明,哪怕只是少许也好。如果弟子所证悟的佛法能广泛利益佛教与众生的话,就祈求世尊慈悲加被,使弟子能顺利证悟,弟子自愿作护卫圣教、镇伏魔军的先锋战士。如果弟子的证悟将有害于佛教的话,则祈求无需劳驾世尊,弟子将奉献生命,以报佛恩。
静坐的时候,大雨正劈哩啪啦地下着,沁人心脾的凉气笼罩着他。睨视身旁,赫然发现成群的蚂蚁,正沿着地板的裂缝攀爬上来!他开始担心,万一被蚂蚁啮咬,可能会妨碍修行,使心不能安住于禅定。于是以手指沾煤油,准备在身体四周的地板上画一圆圈,以防蚂蚁侵入。但是,第二念的觉醒使他顿然打消原意:
我的生命已经奉献给佛教,还怕什么蚂蚁?
于是立即端身摄念,精进修行。中午时候位在身体中心如蛋黄般的清净光球,此时更加光明清澈起来,而且逐渐扩大到如太阳般的大小。清净透明的程度,好像镜子一样可以照见自身。此境界持续数小时之久,从晚上七点多钟开始,过了半夜,直到凌晨一点钟,清净的光球还是维持原状。他不知道接着该怎么办,因为过去所参 学的禅法中没有这种境界。就在如此静定之中,他感觉彷佛从光球的中心,有一个轻轻的声音传出来:Majjhima-Patipada(巴利语,意义是:中道)。
嗯!中道,在经典里的意思是:调心不要太紧,也不要太松。
就在这一刻,光球里面亮现出一个小小的光点,正好就在光球的中心点上。这个光点比光球更亮、更光明!他一面看,一面想: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中道」吧!刚才浮现的这个光点,正好在光球的中心!……试着看还有什么变化吧。
光点慢慢扩大……,大到与原先那个光球一样大小,原先的光球则消失不见。他继续看下去,接着又有新的光球出现,好像喷泉般一个接着一个地浮现上来,而且一个比一个更光、更亮!
然后见到内在的种种身像一个个地呈现上来……乃至见到有莲苞状顶髻的法身佛,比以往所见过的一切佛像都更清澈纯净!感觉上彷佛听到法身佛的声音:「如是!如是!」在耳中响起一般。内心涌现无比的清凉喜悦!于是他感叹道:
嗯……,原来难就难在这里,使得众生不能觉悟!受、想、行、识四蕴必须凝聚在同一点,心若止歇,妄想即息灭,妄想若息灭,觉悟即现前。

初期弟子的证悟

在湛塔萨罗比丘证悟法身之后,为了使心中的悟境不会磨灭,他又继续静坐了半小时之久。在此时,一座典雅的佛寺出现在他的定境中,他一眼就认出那是邦巴寺 ——他童年时受教育的地方——同时他直觉地认定:邦巴寺必定有机缘成熟,能够证悟此修行法门的人存在。于是,雨季安居之后,他就前往邦巴寺去供养僧团并指导静坐。四个月后,有三位比丘与四位居士证悟了法身。

隆珀桑湾

素攀府邦巴寺

在湛塔萨罗比丘出家后的第十三年,他带领三位证悟法身的比丘在颂丕农寺雨季安居,安居期中又有一位比丘证悟法身。

博大精深

从湛塔萨罗比丘证悟法身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献身于探究入法身法门,没有片刻停息。在那一期雨季安居结束之前,芒库威寺的大雄宝殿是他每天必去静坐的地方。


愈深入内在的境界,愈发觉到佛法的广大与奥妙。他曾经入定七日七夜,精进修行,但仍然未能穷尽佛法的边际!入法身法门犹如法界奥秘的钥匙,湛塔萨罗比丘不断深修细研,愈修愈纯熟精炼,同时也愈探见法界的真相,他所成就的境界可说达到了博大精深的地步。